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七日·9 引入陷阱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七日·9 引入陷阱

    7月26日晚7点,我躲在文家的院门外,远远看到文心洁走出大门,准备到美容院做身体保健(白天我曾跟她通电话,知道她这个安排),立刻拨通她的手机。她不知道我就在附近,问我有什么事情。我约她第二天早晨到公交中心车站与我碰面,将有一个惊喜给她。此时,一封向文家索取200万赎金的匿名信已经存在我的秘密邮箱里,只等处理完文心洁,便通过网吧的电脑直接发到文心洁母亲林秀熙的个人邮箱中。

    文心洁对我的建议有点意外,笑着问我又想玩什么花样。我郑重其事地告诉她,后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我想与她去一趟月亮山公园,在那里住一天,重温我们曾经有过的快乐。我说过之后,话筒里突然没有了声音,过了好久文心洁才带着愧疚的声音说道:“哦,对不起,我忘了。”

    我猜得没有错,这个提议果然让她动心。她其实对我们夫妻目前的状态也十分苦恼,也在评估我们的未来,她至少认识到,即使分手,双方保持理性平和的态度也是必要的。文心洁对我的邀请没有产生丝毫的怀疑。依我的想法,她本来应该有所警惕的,如果她真的做了错事、严重地伤害了我的话。现在当然容易理解了,她并没有真正做错什么。

    文心洁答应考虑一下。她的一个闺蜜下个星期结婚,她本来准备明天去买参加婚礼的衣服。我说,如果这个周末不行,下周也行。反证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差几天无所谓。

    “那不好吧。结婚纪念日是后天,下周就不是了。”她说,语气中带着一分任性和责备,“好吧,就明天吧,我们早晨在中心车站碰面吗?”

    听了她的话,我不禁怦然心动。我十分困惑,一个以那样残酷的方式欺骗了自己丈夫的女人,竟然还这么在意与他的结婚纪念日。加上她平和而信任的语气,更让我对自己的计划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正在这时,一个短信插了进来,是匿名的,一看就知道是卢皓程,他什么威胁的话都没有说,只是关心地问我手指是不是不再疼了。他的语气礼貌亲切,却带给我阴森恐怖的感觉。现实的威胁让我坚定下来。我说服自己,只是借此向她家讨要一点钱,不会伤害她。他们本来应该支持我的。

    如果当晚她坚决拒绝了我,一切都不会发生,那该多好。可是,她就那样顺从地答应了,甚至用欢欣的口吻问我,能不能带上儿子宁宁。我当然说不行,因为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日子。

    “你说的也是啊。”她附和地说。

    “你要保密,别让宁宁知道。当然也不要对爸妈说……你什么东西都不用带,都由我来准备。”我提醒道。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果有人知道这个行程,整个计划就泡汤了。

    “我知道。”她答应了。

    当晚,我一个人在小区附近的花园里不停地走动,彷徨,犹豫,紧张,怀疑,几次决定放弃那个恶毒的计划。曾有那么一刻,我相信自己仍然爱着这个女人,尽管我们产生了那么多的矛盾,发生了那么多冲突,我仍然牵挂她,关心她,她是我的妻子,她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很多我没有过的生活体验。虽然她欺骗了我,但是或许另有隐情,我不能置她于死地。

    第二天早晨,在中心车站附近的咸亨酒家,我坐在窗边的桌子前耐心等待。此时文心洁已经在路上。为了确定她没有跟家人说起这次旅行,几分钟之前,我用另一部手机给她家里打电话,说有事情找她。出来前,我已经将平时使用的那部手机留在家中。后来,另外这部手机和文心洁的手机可能在我遭遇暴风雨时丢在山里了。岳父文有恒接的电话,客气地告诉我,文心洁不在家,可能与朋友一去出去玩了。

    “你也需要出去走走,散散心。”老人温和地说。“别太紧张了,麻烦总会过去,事情都会好起来。”

    我放下心来。7:40,文心洁悠然出现在餐厅门口。她头戴一顶淡绿色丝绸遮阳帽,身穿紫色宽松衫,白色七分裤,肩上背着一个奶油色小包。她果然听从我的建议,对这次出行进行了伪装。她的脸色光洁红润,带着与情人秘密约会一样新鲜、快乐的笑容。她站在餐厅门口,取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找我。我立即站起来向她挥手。坐下之后,我提议关闭手机,专心享受山水风光。文心洁本来是一名严重的手机控,但是当时竟也爽快地表示了赞同。

    早餐端了上来。文心洁兴致蛮高,像个任性的孩子,每一样都夹了一点放进嘴里,细细品尝,时而皱眉,时而点头。我则完全没有胃口,怕她看出破绽,勉强夹了一个小笼包放进嘴里,没滋没味地嚼了几口,吞一口粥送下。

    吃得差不多,我背起双肩包,里边放着为她准备的化妆盒、遮阳伞,以及巧克力饼干、蜜饯西梅等食物,还有两瓶苏打水以及另外一些必备的物品,向中心公交站走去。

    结婚之后我们开车去过月亮山公园。现在,我们的车被抵了债,只好乘坐通往景区的公交专线。为了今天的行动,我两次悄悄前往景区查看踩点儿,坐的也是公交车,其实蛮方便的。

    公交车里开着空调,每个乘客都有座位,所以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十分舒服。其间,我问文心洁渴不渴,她摇了摇头。

    车到景区南门终点站停下。车厢里的广播响起:请各位乘客带好贵重物品下车。

    我想起了曾跟她开过的玩笑,于是站起来对她说:“走吧,贵重物品。”她回我一个会心的微笑,站了起来。我们一前一后走下车来。这里绿树成荫,十分凉爽。

    我们慢步走进景区大门,向缆车站走去。排队上了缆车,缆车带着我们悠悠荡荡向山顶爬去。也许是缆车的晃动加上身悬高空的紧张,文心洁慢慢地将身体靠紧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