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七日·6 撞船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七日·6 撞船

    驾船的救生员一脸惊恐,不知所措。我心急如焚,大声喝令他快快开船,离开这里。同时警告周宝忠,刑警已经摸清他的底细,马上过来将他抓捕归案。

    救生员猛然启动摩托艇,躲开红色摩托艇向西边宽阔的湖面驰去。周宝忠面露狞笑,驾驶红色小艇紧紧追赶。一红一白两只摩托艇在湖面上飞驰,将平静的湖面划出两道深深的水沟。太极男看起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虽然不断摇动手里的枪,却并没有射击,几次追近几乎与我们并行,也没有超出。我明白其目的是要把我们逼到湖的西岸,那里的湖岸更深地嵌山体之中,岸崖险峻,林木幽深,人迹罕至。我当然不能让他得逞,此时,如果我们调头返回游客众多的南岸湖滩,也可以摆脱他的追逐,可是,我不想浪费时间,吆喝救生员径直向湖北岸冲。

    我们的白色摩托艇艰难地向北侧斜冲过去。红色摩托艇则拼命阻挡,船头几乎顶到了我们的船身。如果我们继续北移,很可能会被它挤翻。救生员小伙儿不得不拨转船头,躲开了红色摩托艇的纠缠,可是这样一来离湖西岸更近了。

    我脑子飞速旋转,寻找摆脱困境的办法。刚才那一幕十分危险,可是,如果将太极男一同拉下水就没什么可怕的了,我和救生员的水性显然都强过他。我凑近救生员,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大声告诉他我的计划。

    小伙子抬起头看着我,好像没有听懂;我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勉强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一幕如同一幅惊人的电影特技。我们的白色摩托艇猛然加速,像是水中的海豚飞身一跃,扯开了与红色摩托艇的间距,接着调转船头,返身向红色摩托艇冲过来,船头直对着它的一侧船身。

    太极男意识到危险,举枪向我们射击,枪声微弱,子弹击中船舷,在摩托艇的轰鸣声中,像是一个石子击打在墙壁上。虽然不是火力凶猛的制式手枪,但是也足让我们心惊肉跳的。接着,更可怕的一幕发生了,为了避免被撞中,太极男竟猛然调正船头,迎面向我们冲来。

    一阵剧烈的撞击声中,两只摩托艇碰到一起,船头相互嵌入了对方,并纠结在一起,各自身后的巨大推力将船身顶向空中,像两个摔跤运动员一样斜着身子相互支撑着,然后轰然一声向一侧湖面猛摔下去。

    我被重重地掼入水中,鼻子吸入湖水,呛得我脑子都快要炸了,张开口连灌了两口水,迸住气奋力上浮升。终于钻出水面,大口地喘着粗气,刚好看到两条破损严重的小艇尾部朝下,正缓慢地下沉。周围漂浮着撞掉的船体碎片、塑料泡沫、救生衣以及船舱内的杂物。救生员在距我两米远的地方钻出水面,望着眼前的惨状,他冲着我狂呼乱喊,似乎我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我必须对这一切负责。

    我没有理他,继续观察附近湖面,发现这里已经恢复了宁静。除了我们俩儿,没有其他人存在。我松了一口气,示意救生员回去报警,我则转身向湖北岸游去。救生员似乎不想放我走,但是跟我了一段之后,便放弃了。

    我在水中退掉身上的T恤和长裤的束缚,摆动着身子,像是当年参加游泳比赛一样,充满了自信和力量。然而,时间接近下午2点,在短短的时间内湖中两次历险,消耗掉不少体力,游了二三百米后,体力渐渐不支,动作不知不觉慢了下来。距北岸还有不到一半的路程,我鼓励自己坚持住,保持击水的频率,维持最快的速度。这样的努力的结果则加快消耗掉我的体能。

    感到左腿越来越沉,并没有意识到腿抽筋了。我的泳技很好,从来也没有抽过筋,但是,这样拼命的状况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啊!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往下拽了一下,我呛了一口水,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我的身体往湖底拉。我再次想起关于这满月湖的传说。据说,湖中水源主要来自附近山地的雨水,四周并没有明显的出入水口,可是,即使在长年干旱无雨之时,湖中水位依然保持在一定的水平线上。一些专业人士由此认为湖底存在一条暗河,与景区外的大河相通。现在我所在的位置很可能就在暗河的水口之上,那股来自湖底的强大吸力可能就来自暗河。此处离我要到达的北岸还有二百多米。而我则失去力量,再也游不完这最后的距离了。

    这可能就是我的宿命。我的挣扎抗争毫无意义,命运之神早就将结局安排好,它骗我过来,先要夺走我孩子的生命,现在又轮到我了。它太强大了,我根本斗不过它,无法抗拒它的惩罚。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因为我罪恶深重才要惩罚我,我现在不是正要挽救和弥补?难道事态已经无法挽回,我的罪恶已经成为事实,文心洁已经告别人世,即使现在赶过去也无济于事?看来这才是真相,这才是最终的无法更改的结局。否则,为什么那片别墅看起来那么空灵和诡异?一个无辜的生命在慢慢离去的过程中,一定会产生无比的痛苦和绝望,一定会发疯地咒诅那个伤害她和她孩子的人。

    想到这里,我无力也不想再做无谓的挣扎,觉得就这样毫无声息地沉入湖底,被暗河吸走,与极端的黑暗为伴也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停止划水,开始放松,听任身体慢慢下沉,闭上眼睛,让黑暗将我吞噬。眼前闪过了一幅画图,就是那栋丑陋而诡异的带有对称角楼的建筑。它多次进入我的梦中,但唯有此时我才看得那么真切,它就是那座锁进我妻子的牢笼和坟墓。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