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六日·8 逃出生天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六日·8 逃出生天

    我醒过来,睁开眼,慢慢适应周围的黑暗。身体侧扑卧在粗糙的水泥地上,却并不感觉凉。双手被绳子精致地锁在胸前,有点像旧电影里被限制自由的奴隶,但是双腿却是自由的。我坐起来,靠在墙上,感觉有点恶心,浑身疲乏无力,大概是吸了乙醚留下的后遗症。我确定时间过去并不太久,因为后檐墙上一人多高的地方,有一个长方型的小窗子,从那里看外面的天空,此时依然是黑乎乎的,连一颗星星也没有。偶尔传来一两声汽车喇叭的声音,遥远而模糊,证明仍是深夜,当然,它也可能表明此地远离闹市区。

    这里是一处废弃的民房,大约六七平方米的样子,房内空无一物,却封闭得挺严,后房檐上的小窗子装着铁护栏,与小窗相对的房门,则是一个粗铁防盗门。四周墙壁,像是斑秃患者的头皮一样,白灰墙皮脱落了不少,露出里边的墙砖。由于年深日久,砖墙的防水层损坏,地下的潮气已爬上墙壁半人多高,摸上去可以感受到那层软软的碱毛,而且,有的墙砖也开始碱粉了。

    明知不会有什么效果,我仍然试着推了推紧锁的防盗门,又对着门和后檐的小窗高声呼救,由于空屋拢音,喊声听起来很大,震得我耳朵都有些麻木,但是声音被四墙含住了,并没有传出去多远,自然也没有什么效果。本来以为看管我的人会有什么反应,结果没有。注意到门口放的一个塑料袋,里边有两瓶弱碱矿泉水,一个面包,都是没有开封的,看来是给我准备的。绑我的人好像很讲人道,不过细想其目的,后背又隐隐地一阵发凉。这些东西表明,此人准备长期将我锁在这里。而那两瓶矿泉水也让我分神,谁这么好心还给我准备不伤胃的弱碱水呢?

    伴随着一阵冲动,我拎起一瓶水,双手举过头,瞄准头顶上的小窗投了出去,第一次没有投中,第二次投中了却被铁护栏挡回来。第三次才终于投了出去。随着扑的一声水瓶落地的声音,两声“汪汪”的狗叫声骤然响声。看来绑我的人虽然不在现场,却留下一只恶狗在外巡视,看护着我。

    我感觉一阵燥热,抓过另一瓶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随即放下瓶子。我不敢多喝,怕无处尿尿,后来想想,竟自笑了。在这生死难定之时,我竟然在意没有地方撒尿。这样想着,我马上感觉有些尿意,于是蹭后檐墙角下,拉开裤链,就在那片生出许多碱毛的地方放纵欢畅地尿起来。果然是杞人忧天,这憋了一晚上的尿水竟然一点都没有留在屋子里,全都顺利地从墙角排走了。我呆呆地站在原处,被这一状况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终于,我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此时,我并不特别害怕,只是有些茫然。因为,看起来太极男并不想致我于死地。尽管在其犯罪行为败露、警方紧急追捕他之时,他仍然胆大包天地跑到刑警队门前假扮快车司机劫持我,足见其凶恶。可是,他把我丢在这么一个空屋内,留下面包和水却是什么用意呢?如果他认为我在海雨大道车祸一事上有罪,自可采取更严厉的手段处置我,就像对待周南那样。难道他只想暂时限制我的自由?可是我自由与否对他们有什么意义呢?

    说起来,我并没有威胁到谁,虽然意外地认出了在居仙园小区作案害死周南的人是太极男,那也纯属偶然,对他的来历和去向我仍一无所知,在警方追捕他的过程中,我帮不上什么忙。反之,他这样胆大包天地在刑警队门口挟持绑架我,却将他自己置到更加危险的境地。此外,我现在只是一心一意要找回妻子,挽回错误,别的事情都在其次。妻子的去向锁在我的脑子里,虽然我没有放弃努力,但是仍然没有找到打开心锁的钥匙。难道绑架我是还阻止我找回妻子吗?

    另外,杨巾颍在做什么呢?在绑架我的行动里,她扮演着什么角色?为什么在向我表白了内心之后,突然销声匿迹了呢?她知道太极男对我采取的行动吗?如果知道,为什么不警告我?难道她因为改弦更张也被限制了自由,甚至,被封了口?

    想到这里,我真正担心起来,决定立即采取行动自救。我开始猛踹防盗门,已经生锈的铸铁防盗门岿然不动。不过,我并没有期望能将它踹开,只是想试探一下。我停住脚,将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外面的动静。果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也没有引来狗叫。由此我推测,外面可能还有一间房,与关我的屋子是里外间。这正是我所期望的。我转身来到后房檐刚才尿过尿的地方,用脚跺那最靠近墙根边的水泥地,一下两下……水泥地慢慢出现了裂纹,然后瘪塌下去,露出一个下陷的坑,坑深三四十厘米,向外侵入檐墙,将墙砖蚀掉了大半。这一发现,令我信心大增,我干脆坐在地上,开始用脚踹那坑口上边蚀粉了的墙砖。

    墙砖松动掉落,墙洞已高出地面,虽然还没有透空,但是墙砖已经很薄。我将右脚抵住破洞,凑近身子弓起腿铆足力气向外一蹬。哗啦一声,墙砖散开,我的脚登时穿过了檐墙,伸到自由天空之下。我停止了动作,屏气凝神,倾听外边的动静。还好,前后两边都跟先前一样,没有一丝声响。想起外边的狗,我马上抽回脚,仰面躺在地上,感觉到额头的汗水流向两边的太阳穴,轻轻地吁出一口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