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六日·4 长城屈服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六日·4 长城屈服

    余静淞告诉我,谈判开始时一切按照我们的预案进行。对方看到叶城慷的供词还准备抵抗,当见到杨巾颍提供的证据之后,才不得不软下来。然而,长城不愧在商海摸爬滚打多年的高手,谙熟博弈的精妙,在已经处于明显劣势的谈判中,竟能顽固地坚守阵地,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同意给我适当补偿,但是,对我们提出的无条件解除销售合同,收回机器,退回全部货款的要求,简单干脆地拒绝了。

    余静淞经过多年历练,也是谈判的高手,双方过招中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可是,拿了一手好牌却不能让对手尽快屈服,令他惊奇。其间他几次威胁终止谈判,将证据提交检察机关处理,也未根本击垮对方的意志。因为长城方面知道我们的短板,我们想尽快拿到钱,不会冒险涉入漫长的司法程序。

    终于,经过不屈不挠的讨价还价,长城开出了两个条件:第一,维持原销售协议,长城方面补偿梦周印社50万元。第二,长城收回机器,在保证机器基本完好的前提下,退还印社购买机器款150万元。

    余静淞说这两个条件都不能接受。但是,为了尊重委托人的意见,他向我作了通报,以便听从我的决定。我听了,干脆说了两个字:“不行。”此时,我对长城气恨难当,这样一个响当当的企业,竟采取此等卑劣的手段欺骗我这样的小工商业主,屁股里的屎露出之后,竟还要耍赖。我告诉余静淞,最少190万。如果不能满足要求,不惜鱼死网破,我会陪他走完司法程序,看看谁死得最难看。

    之所以咬定190万,原因在于只有达到这个数目,才能勉强了结保利加的那笔高利贷,我才能走出经济的困境。

    余静淞稍稍表达了一下乐观的态度。告诉我,他马上回绝他们。他相信,对方不过是放出试探气球,测测风速,很快就会给出真正的解决方案的。而这一次,我们必须认真思考,是否接受。

    晚上6点30分,余静淞再度打过电话来。“已经着手起草和解协议。长城接受了我们的要求。”他缓缓地说,一副风轻云淡的腔调,似乎对这一结果并不十分满意,“和我们一样,他们也怕夜长梦多,节外生枝。不过,他们提出了一点额外的要求。”

    长城提出,必须由他们指定的技术专家对机器进行全面检查,以确定机器是否完好,费用则要由我方承担;第二,将我方证据原件全部销毁,不得留存,更不得外传。

    我说可以答应长城的要求,但是,检查鉴定人员一定要中立,关于那些证据,现在可以将复印和复录的备份件交给他们,一旦和解协议生效,再将原件交由他们处理。

    徐静淞有点儿犹豫,同时担心那台印刷机能否通过严格的检验。我请他放心。至于费用,估计得几万元,考虑到整个返还的金额高达190万,这一点点额外的支出也算不了什么。

    当晚7点,云卓律师事务所律师余静淞代表我与长城机械公司草签一个和解协议,虽然协议最终履行还有待于机器的鉴定结果,但是那已经不足为虑,对我来说,此事圆满结束。我电话通知赵仙平,准备迎接专业技术人员对印刷机进行鉴定。他“哦”了一声,便沉默不语,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份喜出望外。他本来对销售经理郝成憋了一肚子气,此时也没有表露出报复后的快乐。

    我理解他的心情。告诉他经过这一番周折,印社终于可以摆脱困境,维持运转,今后仰仗他的地方很多。他请我放心,那台机器绝对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问题,“我保证就跟新装时一模一样。”

    谢过他,想到终于可以摆脱卢皓程这个噩梦,我长舒一口气。事情如此顺利结束,应该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妻子文心洁,是她于冥冥之中指点我找到余静淞,由此逮住那个诈骗犯叶城慷;第二个则是杨巾颍,她精心录下证据才令傲慢的长城公司屈服。这两个女人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对她们我充满感激。现在,文心洁依然没有音信,我决心已定,还要继续设法寻找线索;而杨巾颍则近在身边,仍在等待我的决定,期望跟我一起共筑未来。

    和杨巾颍一起离开的前景深深地吸引我,动摇着我的决心。因为我已经摆脱了困境,而找到文心洁,则很可能是另外一场噩梦的开始,它或将断送我未来的一切可能。

    然而,已经做出的决定无法改变。

    给杨巾颍打电话,至少要将长城已经屈服的消息告诉她,同时感谢她。她的电话关机。给她发了一个短信,告知与长城交涉的结果,感谢她的帮助。之后,乘天色未晚,给文家打了个电话,先跟文有恒简单说了一下长城的事情,然后便让宁宁听电话。

    文有恒告诉我,今天是公安局例行的局长接待日,他和林秀熙过去了,述说了文心洁的案件。接待他们的局长表示将督促刑警总队尽快采取行动。我没有透露我这里的情况。因为,我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如果老天有眼,会给我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

    我告诉宁宁明天的安排,命他早睡。宁宁顺从地嗯了一声。果然如文有恒所说,宁宁对与我一同出去充满了期待。或许,妈妈多日不见,他已经将我当成他最亲近的人。本来,他对我的这份依恋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可惜物是人非,一切都已改变。想至此,我的心又揪成死结。

    放下电话,再次拨打杨巾颍的电话,仍然是关机的声音。她肯定没有看到我的短信。我奇怪她去了哪里,为什么关闭手机。难道前一个“消失的爱人”还没有结果,另外一个又将再次重演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