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五日·7 刑警来电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五日·7 刑警来电

    秦天皓依然一副嘻哈腔调:“唐老板,忙什么啦?还没有媳妇的消息吗?我们也一样。挺遗憾?或者不遗憾?呵呵,开个玩笑。”

    “你有什么事情?”我克制地问,忍住心中的反感。

    “文心洁的母亲一天给我们一个电话,逼得很紧。到底是老娘亲,十指连心嘛,旁人的感觉就没有这么深切了。不是说吗,成功男人心理期盼三大美事:升官、发财、死老婆。老婆到了该换的时候,不用费事,自己先去了,多称心啊!”

    “你想说什么?”我不能任由他这样,声音已经有些不客气。

    “关于梦周印社司机周南之死,准备再跟你沟通一下。”秦天皓止住笑,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调查有什么进展吗?”我谨慎地问。

    “我们在发生事故的居民楼找到物业公司安装的两个监控摄像。”秦天皓说,态度终于认真起来。“摄像显示,当晚事故发生前,大约在7点半左右,一名男子,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的雨衣,从步行梯走到顶层21层。他叫上电梯,钻了进去,将电梯门关上。可是指示灯显示,电梯轿厢并没有下行。几分钟之后他从电梯里边出来。由于电梯轿厢内没有安装摄像头,我们只能推测他从里边打开控制盒将电梯轿厢锁在顶层。之后,他从步行梯下到第20层,也就是周南住的那一层,在电梯门外又动了动电梯开关控制键。事故后电梯维保工对电梯进行了初步检查,发现了两处微小改动的痕迹。当然,它们如何让电梯桥厢滞留在21层,而楼下20层电梯轿厢没有下来,电梯井门居然打开,从而导致了这起重大的人身伤亡事故,还需要更权威的工程技术专家认定。不过,就上述举动看,结果是肯定的,同时可以肯定的是,这名黑衣人应当具备相当高的机械工程方面的专业知识。”

    “看到他的长相了吗?”我紧张地问。

    “看不清楚,因为他早有防备,设法避开了摄像头。我们正在调取事发前10天这个楼栋及小区出入口的所有录像,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黑衣人。我们相信他事先一定去那里踩过点儿,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逮住他。”

    “怎么能肯定是针对周南的?”我说出心中的怀疑,“因为住在那层楼的不止周南一家,应该还有其他居民吧?”

    “我已经查过,只有周南家是长年住户。因为是新建住宅小区,入住率不高。除了周南家,20楼还有两户办理了入住手续。但是,两户人家中,一户刚刚装修完毕,要等到今年‘十一’儿子结婚时才正式入住,另外一户则是一对年过七旬的老人,因为嫌新装修的房子气味不好,已经搬到女儿家住去了。”

    “可是,为什么选择晚上7点半?凶手怎么确定周南当天晚上8点左右会乘电梯出门?”

    “那几天周南每晚8点前后都要离家前往医院陪护父亲,凶手显然事先观察到这一点,所以选择了那个时间。”

    “为了什么?”我问道,不由自主地叹了一气。“到目前为止,警方找到作案动机了吗?”

    “有一些发现,但是还不能确定,所以想要找你谈一谈,希望得到你的帮助。”秦天皓客气地说。

    “我的帮助?”我反问道,语气有点紧张,“你上次曾暗示,周南的死跟我现在的状况可能有什么联系,你说的发现,是在这方面吗?”

    “你那边的情况也很复杂,也都在我们的考量当中,很多细节需要核对。”

    “好吧。”我说,准备结束通话。在与他通话时,我一直小心地注视着酒店大门以及B通道来往走动的人,既怕错失杨巾颍,更怕她突然出现发现我在这里盯梢。

    “关于你妻子失踪的事情,”秦天皓抢在我关机前,突然说道,“有些情况也想跟你核实一下。你知道,我们查过她的手机,她的手机信号在27日上午就中断了。你说那一段时间你一直在家。现在,你还这么肯定吗?”

    “当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是心里有底,并不怕他查,所以语气比较坚定。

    “但是你好像没有提到什么证人。现在,你能提供给我们吗?”

    没有想到他这样问,我心里一紧,说:“我得想一想……不过,你是说,我现在已经变成嫌疑人了吗?”

    “没有,没有。其实同时查这两件事让我精神挺分裂的,我一直认为你妻子失踪与周南之死有某种程度的联系,可是,有些疑问也确实化解不了。”

    “哦,怎么讲?”我问道。

    “是这样。在查你太太的手机时,我顺便也看了一下你的手机,没有发现那一时段你外出的线索,因为,在7月27日早晨,你的手机信号也停止了,时间比你太太要早一些。这难道是个巧合吗?而且,听你岳父说,27日早晨曾接到你打来的电话,但是你手机上并没有留下这个通话记录。你怎么解释这一点?我猜,你不会还有另一部手机吧?”

    “没有。”我断然否定,“当时我的手机突然停电了,最近总有这样的情况,莫名其妙地停机停电,我用别的电话打的吧。差不多就是那么回事。”

    “你能提供借你电话人吗?我们需要确定,差不多可不行。”

    “有可能是公用电话,我得想一想。”我说。

    “当然,时间过去好几天了,你也许忘了,不是特别急,想起来就告诉我们。请原谅,现在情况变得比较复杂。查你的电话经过了正常审批程序。请不要多想,我们的目的是尽快找回你的妻子。”

    秦天皓耐心地说,显得特别善解人意。可是在我听来,他的话却更值得玩味。他竟查到了我曾在27日早晨给岳父文有恒打过电话,而这个电话还不是用我自己的手机打的。这个电话我确实打过,因为文有恒也这样跟我说过。可是,我现在仍然不记得这件事情,难道我真的还有另外一部手机?

    我没有提白天在咸亨酒家查到的视频录像的内容,因为我想先弄明白其意义。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