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补发:第四日·7 电话号码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补发:第四日·7 电话号码

    不知何时,杨巾颍开始说话,她的音色非常好听,有点像是京戏中的韵白。

    她先问我,为什么要去爱佳国际医院?去的结果怎么样?我没有回答,她浅浅一笑,没再逼我。她说她已经去过那里两次,都是为了我:一次去陪我做亲子鉴定,另一次则拿掉我们的孩子。

    她说,跟我在一起,她很满足。刚才我不管不顾将东西射入她的身体里,让她感觉很舒服。这一次,她不再担心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像上次一样种下果实,生下来也好。想起上次在爱佳做手术,麻药过后那股仿佛从身上割下肉来一样的疼痛,以及为一个幼小生命夭亡而产生的悲伤,她再也不能承受。

    我没有出声,紧闭双眼,紧张地听着,担忧和懊恼不时冲上心头,扰乱了我的心。

    杨巾颖接着说,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不爱我的女人离开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即我们已经获得了自由。事实证明这个女人对我的背叛,她把自己的心和身体都给了别的男人。所以,对她和她的孩子我不必再有牵挂,更不必为寻找她而浪费精力。度过了多少三百六十五个岁月,从春夏走向秋冬,又从秋冬走向春夏,我们终于迎来了爱情的收获季节。

    我没有反驳,虽然知道事情并没有最后的结论。爱佳国际医院还没有找到档案记录,那个鉴定结果并没有得到最后的证实。此外,即使宁宁真的不是我的骨肉,也还可能另有解释。宁宁是在我和文心洁结婚后8个月出生的。在那个时间前后,我们发生过关系。可是,考虑到她刚刚结束了一段漫长的恋爱马拉松,也不排除是她前任男友留下的骨血。如果这样,文心洁对我或许也不能算背叛。

    杨巾颍说起印刷机的事情,却是另一个视角。她说,上天可怜见,那个女人走了,我则马上就要摆脱经营上的困境。由此看来,那个女人实际上就是横在我事业前程上的灾星,跟她在一起我永远不会发达,不会顺畅,不会有安宁的日子。现在好了,灾星飘走了,我可以见到明朗的天日。

    杨巾颍最后表示,如果这一次真的有了孩子,她希望是个女儿。希望女儿有她的五官和我的体形,那一定是天下第一的美神。

    我闭着眼睛,想要睡去,她的话却像毁物伤人的硫酸一样烧灼我的耳朵,穿透我的心脏。我感到心痛,想捂住耳朵,又想要用什么东西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

    屋里很暗,床头墙上的壁灯发出昏黄的光线。南向玻璃窗上挂着深色窗帘,配着同色系的墙布、家具,使屋里有一种阴郁压抑的感觉。我想起那次出国参观教堂的情形,教堂内一派昏暗迷茫,我离开了游客的队伍,独自一人步入教堂的地下室,发现那里排列着许多死去僧人的灵柩,令我毛骨悚然。

    又喝了一口床头柜上的饮料,这一次睡意更浓,我真要睡着了……

    我仰面躺着,不知何时,杨巾颍改变了体位,竟伏到我的身上。我一动不动地躺着,已经失去反应的力量,也感觉不到她的体重。如果换作文心洁还可以理解,可是如她一样身材丰腴的女子伏在我身上却感觉不到她的重量,便有点匪夷所思。我努力睁眼,想要看一看她,然而眼皮像是被焊住一样,挣扎了半天才扯开一条细缝,隐约看到身上的杨巾颍好像不停地在我面前晃动,原来她并没有压在我身上,而是飘在空中,像是一个失重的太空人一样,在我的身体上方浮动,手中还举着一个像细针一样的怪异东西,两眼一动不动凝视着我。冷不防看到了我睁开眼睛,她仿佛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掉落了……

    “唐梦周!唐梦周!”似乎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声音不甚清晰,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闭上了眼睛,知道不理它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因为这是在梦中。“救救我,救救我……”声音继续传来,恐怖而凄凉。我仔细辨别,声音有些沉闷,仿佛来自一个封闭的空间。我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口里仿佛灌满了水,水中有一股泥土的味道,十分呛人。四周一片黑暗,我已沉入水里。

    我努力睁开眼睛,眼球被河水刺激得涩涩的,却什么都看不见。我循着声音慢慢向前移动,双脚触到柔软的河底,河中的沉积物不时被我趟起,模糊了视线,污染了我的眼睛。这些污物灌进我的鼻子和嘴,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怪味。

    终于发现发出呼救声的物体,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四脚朝天躺在河底,身体的一半已经隐没在乌黑的河底污物之中,呼救声却是从里边发出。我小心蹲下身子,凑近物体的底部,抹开上边的污物,却是一面透明的玻璃,里边有一双悲伤的眼睛正隔着玻璃对着我。我吓了一跳。因为距离太近了,那双眼睛紧紧地贴在玻璃上,与我的眼睛只有几厘米的间隔。想起在御品江南的水坑里浮上来的可怕眼睛,身体更是不由得一颤。

    我将头向后一仰,拉开了一点距离,以便看清里边的情景。这是一个女人的眼睛,布满了死亡的恐惧,原来,一双手正紧紧地扼住她的脖子,她张大嘴巴,脸色青紫,瞳孔一点点放大,生命之光在眼睛中一点点变暗……

    我终于看清女人身后的男人,他长着一张扁脸,像鞋底一样的轮廓,特征十分明显。这张脸我显然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脑子像是卡壳一样,一时没有认出他是谁。那个人从另一侧车门消失了。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拉开车门前去施救,又想绕到汽车的另一边,从男人逃出的车门将女人拉出来。但是身子像是被钉子钉住一样,动弹不得。我急得喘不过气来,肺部几乎要爆炸,可是就是无法移动身子,两只手更是绵软无力,根本拉不动那个车门。本来,因为车门已经从另一侧打开过,河水已经冲入车厢,车门已经没有内部的吸力,可以轻松打开。当时我并未明白,这是在梦中,所以对眼前的一切无能为力。反而怀疑我得了什么魔症,被困住了。

    猛然间,卡壳的脑袋哗啦一声冲开了,就像一扇尘封的门突然在我面前打开,明白我看到的是什么。这是程子诺的犯罪现场,他将车开入河中,任河水漫入车厢内,自己先行逃出,而他的情人张静美则被困在车内,窒息死亡。

    我知道,并没有程子诺掐张静美脖子的任何记录,为什么我却看到了这一场面?难道我认定,或者真实的情况也是如此,程子诺真的对她产生了杀心,由此我脑子中才幻化出这一具体形象?

    接下来,令人惊奇的是,呼喊我的名字并向我求救的却是程子诺,而不是那个被困的女人。我们似乎还是在水中,因为我口中依然被灌满了水,水中的怪味让我恶心。他向我慢慢移过来,睁着那双暴突的眼睛。果然是他,这个长着一张鞋底脸的男人,除了那双吓人的暴睛之外,还有一只伸得长长的血红舌头。这样一副相貌让我忽然明白,这次相见应该是在他吊死于监房之后。

    程子诺开始喃喃地讲述自己的故事,述说自己的冤情,他根本就没有杀害张静美,因为张静美还活着,正困于某地,等待他前去施救,但是他只有通过死亡才能离开监狱,才能去找她。等把张静美找回来,他就会跟我联系,请我替他申冤。我问他怎么联系?他说打电话,他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告诉我他的号码,让我找时间打给他。他说出了6个数字,让我记牢了。当时我也没有问他,现在普通电话都是8位,他给我的为什么是6位。

    这是几天来让我最为恐惧的梦,睁开眼睛醒来之后,发现头发被汗水再次浸湿了。我努力忘记梦中的情形,可是越想忘记,它却越发清晰……

    我强装镇静地与杨巾颍告别,仓促地离开她的居所,丢下她一个人纳闷。重回朗朗的夜空之下,面对宝石一样闪烁的群星,深深地嘘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噩梦留下的困扰一口气全部吐向天空。

    我取出手机,在备忘录内记下程子诺告诉我的6个数字:551515。它肯定不是常用的电话号码,但是它是什么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