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四日·5 DNA鉴定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四日·5 DNA鉴定

    想着就要与宁宁分手,再见他至少要等到周末,心中有些不舍。于是问他饿不饿,要不要买点吃的。宁宁紧紧抓住那两个精灵卡片,摇了摇头。有点遗憾,领着宁宁向商城门口走去。路过一家西点店,我无意向里边扫了一眼。宁宁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意,主动说道:“爸爸,你给我买一块水果蛋糕吧。”

    看到他高兴地提着刚买的蛋糕,我心里感到无限欣慰。回到捷豹车旁,文有恒和林秀熙站在车外,林秀熙正用纸巾抹泪,文有恒则在低声安慰她。我心中一紧,莫非有了文心洁的消息?心开始怦怦跳起来。我让宁宁先上了车,关上车门才开口问道:“怎么啦?”

    “是心洁!刑警要求马上做DNA鉴定……”林秀熙说着,突然泣不成声。

    “为什么要做DNA鉴定?找到她……了?”我问,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是这么回事。是预做准备。”文有恒赶快解释。

    “可是,那明摆着是说人已经没了……”林秀熙说着,身体抖动了一下,抬起头来望着我,眼睛里充满愤怒。“唐梦周,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把文心洁弄到底哪里去了?要不,我也不活了,死在你的面前算了。”

    “哪里的话!”文有恒生气地止住了林秀熙。

    将她劝进车里去,文有恒告诉我,刚才我们进商城时,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说文心洁失联已经四天,没有任何音讯,其死亡的可能性上升。建议抽取文心洁直系亲属的血样,最好是她母亲的,以便尽快进入省刑事案件死亡人员DNA库,进行DNA比对,或许有所发现。林秀熙听说之后,以为警方认定文心洁已经死亡,便有些支撑不住了。

    怕林秀熙情绪激动,驾车危险,文有恒请我驾车送他们前往派出所抽取血样。我答应了。因为宁宁在车上,路上大家都没有再提此事。到达界内派出所后,文有恒送林秀熙进去,我则留在车上陪伴宁宁。

    半个小时之后,二人回来。林秀熙面色苍白,神情紧张,但是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返回文家的路上,口袋里的手机不住地响,我猜是董思杰催我过去吃饭,所以没有接。车子开进文家的院子,将钥匙交给林秀熙,电话再次响起来。林秀熙叫住了我,严肃地说:

    “你先接电话,然后到楼上来,我有话对你说。”

    我脸上讪讪的,掏出手机,果然是董思杰。

    “你在哪里?说话方便吗?”董思杰问道。“余律师答应一会儿跟我们一起吃饭,同时有事情跟你谈。”

    “他的人见到叶城慷了?是我们要找的人吗?”我紧张地问,提高了音量。

    “他没有说。不过,看起来有戏。你那里什么时候完事?他说得跟你签一个委托协议。”

    “什么委托协议?”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委托他全权代理印刷机退货之事,同时确定收费标准。”

    “是这样啊?需要多少钱?”

    “我不知道,可能不会太少,因为标的物是200万,按5%收,也要十来万了。”

    “明白。可以吧。”

    “你要有思想准备,不管成不成,这笔钱你都得出。你跟他签的是全权代理,不是风险代理。风险代理才是赢了收费,输了免费,但是,收费比例还要高。目前我们胜算较大,选择风险代理对我们不利。”

    “哦,是这样!”我说。

    “而且,你得马上准备一笔预付款……”

    “预付款?多少?”

    “两三万吧。”

    我听了,沉默了一刻。看来,律师才是稳赚不赔的人。

    “行啊。我马上过去。你等我吧。”我放下电话,走到沙发跟前。宁宁将几来张精灵卡片摊在沙发上,趴在沙发上专心地把玩。我坐在他旁边,轻轻地将他揽在怀里。

    林秀熙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宁宁,回家先洗手,然后再玩。”她吩咐道。

    保姆董妈过来,带宁宁离开了。我则跟着林秀熙进了她二楼的书房,文有恒随后进来。

    林秀熙坐在书桌前,示意我坐下,礼貌地问起了印刷机退货之事。我简要地将事情经过述说了一遍,当说到梦见文心洁,通过她的暗示意外找到余静淞律师的时候,我竟激动得有一点哽咽。文有恒不住地点头;林秀熙目光闪烁,似乎终于有了一点触动。

    林秀熙打开抽屉,取出一个黑色的纸夹,里边插着一张银行卡,伸手推到我这边的桌子上。

    “这里有10万,你先拿过去用,不够我再打给你。这段时间你们过得挺难。没有帮助你们,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失职。好歹你和心洁夫妻七年,还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看你现在这么疼他,我们挺高兴。尽管从小伺候他,也没有见他跟我们这么亲近,多少有一点妒忌。你是他亲爹,他跟你亲也是自然的。以前你的生活挺混乱的,我和你爸有些看不惯。现在转变了,很好很及时,虽然我们也有点奇怪,是不是心洁的离开才促成你改变?眼下,我什么都不想追究。还是那句话,无论花多少钱,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把心洁找回来。求你了……”

    林秀熙低声下气地说,虽然还是原来那一套,在我听来已经不那么刺耳,反而有一点理解和同情,这是一个母亲的真情表白,是一个被亲情击垮了的女强人所做的最大让步。但是,我仍然将那张卡片向她那一边推了推。

    “妈,爸,谢谢你们照看宁宁。宁宁出生以来,他们娘儿俩没少给你们添麻烦,我心里特别感激。我们一定会找回心洁的,我有信心。印刷机的事情,不管是我们夫妻心有灵犀,还是冥冥之中天神相助,都让我相信心洁并没有离开,她知道我这里发生的事情,她在努力帮助我,也在等着我去帮她。我一定要找到与她联接的线索,带她回来。以前我们的生活确实不太和谐,原因太多,有各自生活背景的差异,也有我个性方面的缺陷。现在,心洁帮我厘清了事业上的乱局,相信其他方面也会有澄明的时候。钱您先收着,需要时我找您要。现在我得马上离开,跟朋友商量印刷机的事儿……”

    我说得十分真诚。文有恒有些感动,走过来拿起那张银行卡,按在我的手心里说,印刷机的事情虽然有了转机,可是,即使长城方面认输,钱也不会明天就退回来。这段时间,不论是托朋友、请律师还是寻找文心洁都需要花钱。经他这样一说,我的态度才软下来。这一段时间印社没有什么收入,我银行账户上已经没有多少余款。而且,一会儿去见余静淞,马上就得谈预付款。想到这里,我的底气就更不足了。

    “好吧,算我借的吧,谢谢你们。”我收下银行卡。并没有觉得自己在打肿脸充胖子,因为我真的会加倍还他们的。

    走出文家,夜风习习,吹得身心一片清爽。举头望去,夜空晴明如洗,繁星点点,如同抛撒在空中的无数颗钻石。西边的长庚星、北面的北斗星在众星之中则显得格外耀眼夺目。我发出一声轻叹,不知何时,我的生活才会变得澄明像这可爱的夜空一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