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三日·2 辨认死者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三日·2 辨认死者

    我陷入沉思。葛茹莹悄悄起身准备离开。

    “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当时我到底怎么啦?”我开口问道。

    她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现出一丝同情,“具体经过,赵经理知道得更详细。”

    她不愿直接告诉我。我不好勉强,但是这件事必须弄清楚。因为好歹也在生意场上混过多年,当初借钱买机器之时,一定会有一个创收计划,否则,我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如果确实如此,那会是什么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变化?现在,推拖躲避都不是办法,应该积极寻找解决方案。

    葛茹莹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又站住了,转过身来望着我,脸上泛起一片红晕。“唐经理你要小心。那个卢皓程就是一只疯狗。”她说,声音有点颤抖。“他伤了你的手,虽然你一直不说,但是我一看就知道了。如果不尽快想出办法,他可能还会咬人的。”

    赵仙平出去送货,中午才回来。

    我没有等到赵仙平,派出所王警官来电话请我马上过去。因为邻区公安局上传了一则信息,称在其辖区内发现一名车祸死亡的不明人员,与我们上报的走失人员的情况相符。我听了,头皮一阵发麻,丢下印社的烦恼火速赶往管界派出所。

    副所长张明君倒了杯矿泉水递给我,然后直接进入正题:今天早晨,邻区庙王镇派出所民警及辖区交警接到群众报警称,在穿过庙王镇的省级公路上发现一名车祸受伤的青年女子。交警、刑警及120救护人员先后赶到。被害人遭到严重撞击,致脾脏破裂、颅内出血,被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肇事车辆逃离现场,事发时间估计在今天凌晨2时左右。

    据现场的医护人员介绍,被害人曾一度醒来,自称来自C市,来邻区约见朋友并旅游,途中背包被盗,身份证、手机及钱物等丢失,来到庙王镇寻找旅店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办案民警在查找此人的身份时,发现了我们的协查通告,初步比对,觉得其年龄、相貌及离家的时间大体吻合,于是立即打电话求证。

    “谢谢你及时赶来。”张明君客气地说,“他们传来几张照片,请看一看,是不是你爱人。你——”他停住了,意外地指了指我的手。原来,由于紧张,我握着纸杯的手不由自主地捏瘪了纸杯,杯里的水溢出来流到地上。

    “对不起。”我松开手,勉强笑了笑。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慌忙去抓口袋里的手机,结果一杯水全洒在地上。

    “没关系,你别管了。”张明君示意我先接电话,同时叫人清理地面。

    手机是文家打来的,我按下拒绝键。马上,手机又响了,这一次是林秀熙的手机号。我不得不再次按下拒绝键。

    张明君打开电脑。先后两张照片显现出来,一张事故现场的,一张死者的脸部特写。我看了第一张,虽然只有一个女人倒地的图像,看不到具体的五官细节,马上意识到这个女人不是文心洁,心情已经放松不少;再看第二张,便彻底排除她是文心洁的可能。

    走出派出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马上回拨文家的座机电话。

    “梦周啊,你在哪里?还没有心洁的消息吗?”电话中响起了林秀熙的声音,声音异常柔和亲切,我从来没有听她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我告诉她,刚从派出所出来,邻区发现一名不明身份的女人,车祸受伤致死,派出所让我过来辨认网上传来的照片。但是死者脸上血肉模糊,腮边的一块肉已经掀开,只连着一点儿皮,完全不成样子……正说着,电话那边的林秀熙突然“哦——”的一声,接着便是急促的喘息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最后则是一阵急风暴雨般的号啕大哭。

    我愣了愣,才明白她误会了,对她这样不堪一击而感到几分意外。

    “梦周,怎么回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心洁?”电话中传来文有恒沉稳的声音,让我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可鄙,于是连忙说出了重点:

    “不是。虽然脸部损伤严重,看不清楚五官长相,但是我肯定不是文心洁。”

    “照片在什么地方,能不能让我们看看?”文有恒问。

    “在公安网,普通人上不去。你们没有必要看。请放心,那绝对不是她。”我态度严肃地说。

    “那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谢谢。”林秀熙声音再度响起,十分虚弱、谦卑,几乎是祈求一般。“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话要跟你说。”

    “哦?您说。”

    “我跟你说,虽然我们一直处得不大融洽,但是我知道,心洁心里有你,她对你不薄。我求你,无论如何都要把她找回来。不论什么原因,只要她平安回来,这一页就永远翻过去。花钱也行,多少钱都可以,只要文家出得起,把紫藤花园卖了也没有关系……”

    这是一位母亲在极度恐惧之下的正常表现,但是在我听来,却感到从未有过的恶心。我捏住右手小拇指,轻抚那粗糙的伤疤,心像针扎一样疼痛,并开始流血。

    我本来想说,我也求她,这个时候不要提钱。钱是最无用的东西,尤其在人的生死问题上。我想请她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我才是第一个想要把文心洁找回来的人。因为没有她,我们这个家就不复存在,受到伤害最大是我和宁宁。

    最后,我咽下了这些话,恭顺地说道:“知道了。现在,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或许晚一点过去看看宁宁。”

    “好,你过来吃晚饭吧,多晚都行,我们等着你。”林秀熙依旧柔声说,挂断了电话。

    离家很近了,我慢慢朝小区大门走着,心里后悔没有拒绝去文家吃饭的邀请。不过,我还是说服了自己,此时不该再赌气。尽管林秀熙平时霸道,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一位母亲,这个时候正被可能失去女儿的恐惧控制着,可怜又可悲,我不应再跟她计较以前的事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