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三日1 逆势扩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三日1 逆势扩张

    7月30日星期二早晨

    当我意识到这一切变得不那么真实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然躺在床上,背心、短裤和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了。

    天已放亮,楼下汽车的笛声断续响起,虽然相隔30层楼的高度,却如近在身旁一般。我起床到卫生间小解,用冷水冲了一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梦中的情境再次历历呈现在眼前。水中浮透出来的那双诡异的眼睛与跳楼男子伤心绝望的神情合成一体,让我想起一件真实的事情:3年前,本市一名男子预谋杀害情妇,被法院判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然而,此人一直不肯认罪,坚持上述、申诉,尽管这样令他失去减刑的机会。

    我的生活与这个人没有交集,只是因他毕业于“北方理工”,是我的校友,才开始留意他的案情。不过,3年过去,他的故事早已淡忘,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为何突然想起他来?在文心洁下落不明,生死难料之时,这桩陈年旧案突然闯入梦中,会是来自冥冥之中的神秘昭示吗?

    我仔细回忆梦中的每一个细节,那个男子的眼神和声音,虽然极其恐怖,但是非常明显,他想要传递某些信息给我。

    时间还早,我想重新回到床上,虽然睡意已消,但是在清爽的晨风中,放松地躺一躺也好。可是,仿佛受到某种无形力量的牵引,目光被拽向客厅茶几上的识字木。我仔细观察这些识字木。它们似乎又有些变化,我盯着这些偏旁部首,脑子里猛然闪现出“程子诺”三个字。我想起来,他就是我的校友,那个被指控谋杀情妇的人,在昨夜的梦中,他从那座恐怖高楼纵身跳下。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灵光一闪,脑子里竟然蹦出他的名字。受此鼓舞,试着用这些偏旁去组其他名字,结果却不能成功。

    有点儿失望,但是程子诺的命运却将我的心思带走。我觉得,不论什么力量将此人塞入我的梦中,又让我这么轻易地叫出他的名字,对我来说,都一定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甚至与文心洁的失踪之迷有关。

    打电话给董思杰。董思杰的声音懒懒的,仿佛还没有睡醒。我猜他昨晚又宿在“红都”,现在还躺在“红都”的休息厅里。我说起程子诺,问他还记不记得这个人。董思杰说记得,他与程子诺是一个系的,印象自然更深一些。不过,对于程子诺毕业后的生活以及他的犯罪事实,董思杰也不甚了解。他答应帮我打听一下,也没有问我干什么用,懒散得连问这个力气都没有了。

    放下电话,望着识字木思索片刻,再次动手试着用它们拼合“杨巾颍”,不行;接着又试“卢皓程”,仍然不能成立。我以为,如果冥冥之中某位先知想通过识字木向我发出引导和启示的话,其一定预设了这样的前提条件:所给出的偏旁部首要完全用上,而所拼出的词语具有完整的意义。

    我现在最为关心的是,文心洁为什么失踪,以及杨巾颍、卢皓程等人在我周围扮演的真实角色。如果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启示的话,也应该与此有关。看来,我寻找答案的方向不对。

    我找出笔和纸,一一记下这些跑到外边来的偏旁部首。我要观察一下它的变化。

    乘地铁前往印社。途中打电话给派出所的王警官。接电话的人告诉我,王警官已经下班。显然,警方也没有什么进展。警方启动寻人机制一夜之后,仍然没有文心洁的消息,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值得庆幸还是应该发愁?

    给文家打电话。文有恒先问我进展,然后告诉我他们那边也没有消息。接着,他说林秀熙有些着急,原本去韩国的行程改到下星期了。她希望尽快见我一面。我答应晚上抽空过去。

    听说林秀熙也开始着急,我竟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感觉。这个从不在意别人感受的傲慢女人,对她的任何打击,都会让我高兴。尽管我也在为同一件事情心乱如麻。

    走进印社,葛茹莹已经在等我。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孕期反应让她不太舒服。她把一份贷款合同拿给我。我打开溜了一眼,不住地摇头。我记得这份合同,但是上边所列条款离谱得不可思议,简直不能相信是我自己同意签下的。我请葛茹莹把签订合同的具体过程细说一遍。葛茹莹不解地看了我一眼,顺从地照做了。

    去年6月,为了扩大印刷能力,稳住岌岌可危的印刷业务,我决定斥资200万元买下一台四色彩色印刷机。动用了印社账上的流动资金60万,其余的则来自民间借贷公司的贷款。这份合同就是我与贷款公司签订的,合同规定,贷款共200万元,60万利息在贷款发生后即行扣除,虽然实际拿到手的只有140万,但是连本带息需要偿还200万。还款期限也很苛刻:1年内分四次还清,每次还50万。延期将按年息30%的额度追加利息,并予以适当惩罚。今年春节前,第一次还款期限过了将近三个月,才东拼西凑将第一笔还上。至今年6月还清全部借款期限来临,我们则根本无钱可还。

    就是在那段时间,卢皓程开始定期约我见面,像个鬼影一样盘桓在我周围。此人三十多岁,仪表堂堂,即使是三伏夏日,也总会西服领带一丝不苟。他名义上是贷款公司的外勤经理,实际上则是公司雇用的催债打手。

    葛茹莹说,购买机器之前,印社的日子还过得去。买机器占用了印社几十万自有资金之后,才开始周转不开。第一笔还款,是我个人凑的,包括出手雅阁车等等。现在,为了这台价值200万的机器,我们已经投入了110万,可是,仍然拖欠贷款公司本息将近200万元,而且,随着拖欠时间的增加,其数目就像雨后田地里的荒草一样疯长。

    难怪卢皓程逼得这么紧,原来我真的欠他一笔巨款。想到此,好像条件反射一样,受伤的手指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