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二日·2 奇怪的脑伤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二日·2 奇怪的脑伤

    董思杰打来电话,抱歉昨晚没有听到我的电话,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我有些犹豫,尽管是亲密的朋友,关于那个奇怪女人的事情,也有点不知从何说起。

    董思杰先开口说起找我的原因:有个朋友要开个印刷费的发票,问我方便不方便。我说方便,让他把单位名称、金额等发过来,我开好马上就可以给他。

    董思杰高兴地说:“好啊,晚上碰面吧,叫上胖子。但是酒可不能再喝,——啤酒还凑合,白的真的顶不住了。”

    “中午吧,晚上还有别的事情。现在我也不太想喝酒。”我说,突然想起什么,说我来通知胖子。

    给胖子打电话,告诉他中午吃饭的事情,胖子爽快地答应了。我接着说要去地区中心医院看望病人,同时检查一下脑伤——不是很严重,想请他妹妹帮助找个靠谱的医生,不知今天她在不在医院?胖子的妹妹小琼在中心医院当护士长。

    胖子让我等一会儿,听他的电话。

    接下来的时间,我给几个老客户打电话。他们都表达了继续合作的愿望,态度挺诚恳,却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听起来有点敷衍搪塞。放下电话,感觉屋子里有点儿憋闷,于是出来走走。

    赵仙平正站在机台前向操作工交待事情,手里拿着工单。他告诉我,华兴答应付款,顺利的话明天下班前就可以到账,“整整3万块呢!”他伸出3个手指,得意地说。我点头说好,同意用这笔钱买汽油、纸和油墨。

    “哎。要是不买那台机器就好了……”他叹息了一声,将下半截话咽下。

    听出他的话中有话,一时不便细问。我明白印社之所以衰落到这个地步,一定另有原因,可能跟添置什么新机器有关。奇怪自己为什么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在走廓里碰到葛茹莹,她将董思杰要的发票交给我,说,周南确实住在地区中心医院,目前状况很不好,可能撑不过今晚。我听了一时无语,叹息人生无常,更惊异于其遭遇的诡异。

    我想马上去地区中心医院,一来看看周南,同时检查我的脑伤,弄清失忆的病因。我发现自己的失忆其实是有选择的,比如,我很清楚地记得赵仙平和葛茹莹,记得葛茹莹告诉我她怀孕的事情,但是却忘记了昨晚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忘记了用汽车抵债,忘记了印社衰败的现实和起因,更忘记手指的旧伤以及后脑的新伤是怎么造成的。这些伤对我可是切肤之痛,怎么会一点记忆都没有留下呢!

    胖子打来电话,说妹妹小琼今天上早班,已经告诉她了,我现在就可以过去找她。

    赵仙平驾驶印社的大发车,载着我和葛茹莹一同前往地区中心医院。在乱哄哄的急救中心大厅等了一会儿,胖子的妹妹小琼出现在我们面前。小琼大约三十二三岁,一身白色护士服和护士帽让她显得格外文静、秀气,冲我们微微一笑。我们跟随她穿过一条走廊,来到手术中心的门前,见到了周南的妻子和其家人。周南妻子眼圈红红的,看到我们过来,眼泪无声地流下来。葛茹莹上前将她轻轻抱住。

    一个中年男子,自称是周南的表哥告诉我们,警察刚刚来过,昨晚他们已经去过现场,今天想要问问当事人,听说伤者还在昏迷中,不可能接受他们的问话,只好离开了。

    从他口中得知事故的详细经过。周南的父亲因为小肠疝气住院手术。昨晚8点左右,周南本来计划带妻子、儿子一起去医院看望父亲。可是儿子当天有点感冒,而且外边下起雨,妻子便说,小肠疝气也不是什么重症急症,改日再去看望不迟。周南有点不高兴,只好一个人出来。因为老人术后有一点并发症,已经连续两晚,周南都过去陪护。昨天是第三天。在等电梯的时候他可能在看手机,他也是个出名的手机控,电梯门开了,周南一脚迈进去。可是,当时电梯轿厢因故滞留在顶层21楼,电梯的楼层门不知为何却意外地打开了,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周南本来有机会发现里边是空的,由于注意力放在手机上,想要收脚已经来不及,便一头裁进20层深的电梯井里。

    周南表哥说,安监部门也很奇怪电梯轿厢为何意外地滞留在21楼以及电梯轿厢没有下来,而20楼电梯门却自动打开,这样的事情极为罕见,他们正全力调查原因。

    说话间,小琼从手术中心走出来,将我和周南的表哥拉到一边,低声告诉我们,主治医生说,周南的病情确实很不乐观,昨晚已经做过开颅手术,今天早上发现还有出血,又做了第二次开颅。两次开颅,效果都不太理想。刚才,发现胸腔也有积血,正在做紧急开胸手术。医生请她转告家属,做最坏准备,从目前状况看,病人很可能已经无法苏醒。

    我们听了,谁也没有说话。葛茹莹将5000元慰问金交给周南的妻子,解释了几句印社目前的困难,才告辞离开。走出急救中心,告诉赵仙平和葛茹莹,我在医院还要办点事儿,请他们先回去。两个人没有问什么,转身向医院大门走去。

    我随小琼来到门诊楼,在挂号处挂了一个普通号,然后上到二楼脑外科。小琼闪身进了诊室。过了两三分钟,一位患者走出诊室,小琼随后探出身来,摇手让我进去。

    诊室正中摆着一张桌子,接诊医生坐在桌后。小琼称他为陆主任。陆主任年近五十,脸呈方形,表情温和,神态安详。

    听了我的述说,陆主任站起来,撩开我的头发找到伤处,用拇指轻轻地按了一下。接着,他问了我是否头晕、恶心,吐过没有。我想了想,告诉他昨天似乎有点头晕和恍惚,但是没有吐过。

    陆主任说:“这样看来,问题不太大,头骨被外力碰了一下,有点淤肿。过几天就会自然消肿。如果你不放心,也想让医院增加点收入的话,可以照个CT,去去疑心。”他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带着几分调皮和机智,让他显得年轻了不少。

    本来心里有点嘀咕,让他这么一说,马上放松下来。不过,我原本担心的也不是外伤。

    我说,不用去了,医院恐怕不在乎我这点钱。

    陆主任听了,收住笑容,认真地说:“一般来说,这点伤可以自然恢复。你是林护士长带来的,当然要实话实说。如果是一般病人,我就不会这么肯定,因为事情总有万一。现在病人都不好惹,万一有什么差池,我也担不住。建议你注意观察,如果有什么不良变化,及时过来。”

    我说好的。接着提出我的问题:是否可以知道这处外伤是怎么形成的?致伤物又是什么?

    陆主任站起来转到我的身后,再次拨开我的头发,用手轻轻抚弄伤肿处的外缘,仔细查看伤肿的具体形状。然后说道:“我大体说一下吧。因为只是肉眼直观,不一定说得准,只当作一个参考。首先,可以排除铁器致伤的可能。如果是坚硬的铁器,这样程度的外伤,一定会造成颅骨塌陷性骨折;也可以排除木器致伤,因为木头比较软,如果是它造成的,外伤则要严重得多。我倾向于介于铁器和木棍之间的物品,比如石头或砖块,表面比较光滑……”

    “那么,它对精神记忆会不会产生影响?”我接着问道。

    陆主任看了一眼小琼,似乎有点意外。小琼回了他一个抱歉的微笑。陆主任点点头,耐心地说,一般来说,它不会对思维和记忆造严重影响。不过也能太绝对。

    我于是说出最近失忆的异状,问他是不是外伤造成的反应,如果需要治疗,去哪里比较合适。

    陆主任听了温和地笑了笑,说道:“你知道,我是脑外科医生,按说,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隔行如隔山嘛。正好,我有个朋友是做精神治疗的,从他那里,我多少听说了一些这方面的情况,所以可以作个简单解释。”停顿了一下,他才继续说道:“你叙述的症状,我觉得是一种暂时性的记忆缺失症。一般来说,酒精和身体外伤以及精神因素,如精神压力过大,大悲大喜等都有可能造成这种症状。”

    我又问,如果跟外伤有关,那么它是否会随着外伤的愈合而好转,并恢复正常呢?

    “有可能。不过,如果是诸多因素合在一起,就比较麻烦。”陆主任说着,站了起来,“如果想要更专业的说法,可以去找我的那位朋友,心理医生苏诗兰。这里恰巧有他一个卡片。他挺专业的。跟他提我的名字,可能会给你打个折。”

    我接过印着“诗兰心理工作室”及联系电话和网址的卡片,谢过这位有趣的医生,告别小琼,匆匆走出医院。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