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选择遗忘 > 第一日 5 新的疑问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选择遗忘最新章节!

    第一日 5 新的疑问

    “慢慢来。亲儿子不记仇。抽空多来看看他,带他出去跑一跑,心里多厚的云也会散的。”岳父安慰着我,“要说呢,小孩子还是要跟爹妈在一起,像我们这样隔代照看,太宠了不说,有些事情我们也跟不上趟了。他需要多在外边跑,多做运动,不能总囚在家里泡电视,啃电脑。”

    “过两天我带他去滑冰,周末去游泳、爬山。”我期待地说,“不过,看这样子,恐怕他不愿跟我去……”

    “他会去的。放心,他心里有你。你是他爹呀!”文有恒说,脸上终于松弛下来。

    说起文心洁的近况,文有恒脸上笑呵呵,话却说得比较谨慎。他说一切都好,没有什么特殊变化,文心洁的心情也不错。昨天临时决定外出,好像是跟朋友一起走的,要在外边住一两天。

    我问具体跟哪位朋友一起去的。文有恒摇了摇头。“当时我在院子里给花上肥。那十几棵月季一直开得不旺,找朋友要来一袋子鸟粪,想加点料试试。心洁出门的时候叮嘱我,宁宁还睡着,让我听着点。我问她去哪儿,她说和朋友去爬山,要住一两天。她刚走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今天接到你的电话后,我也试着打她的手机,确实是关机。这也不奇怪,山里边信号不好,接不到电话是常有的事。”

    “她没有说去哪儿爬山?”我问,“是近一点的月亮山,还是远处的崂山、沂山?怎么好端端的想起去爬山呢?”

    “我也不知道。这丫头就是这样没头没脑的。等等吧,也许很快就会打电话回来。放心,天阴不一定就下雨。以前也常有这样的事儿。我想起来,当时我还提醒她,你们结婚周年就在这一两天。她应该是记着哪!”

    接着,文有恒不住地宽慰我,说文心洁交友很稳重,来往的都是多年的朋友,她很懒,懒到不会拿感情的事情去冒险。我听了,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将文心洁发给我的短信和我的回复拿给他看了。

    文有恒凝视着短信。摘下花镜,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比较严峻。

    “这不太可能吧!她没有回信吗?”他问。

    “没有。手机显示,她没有收到我的短信。”

    “没有收到?那么,你确定这封短信是她发的吗?”老人问。虽然年轻大了,但是他对手机、网络却并不外行。

    “手机号确实是她的。谁会用她的手机号给我发这样的短信?如果这样,玩笑开得可就太大了。当然,现在网络发达,在网上通过改号软件假冒某个手机号给人发短信很容易,甚至冒充公安局甚至国安局的电话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是,用得着这样吗?”

    “所以,你确定是她本人?”

    “我也不大确定,有些事情一时说不清。或许,应该去报警……”我欲言又止,没有说中午我们一起吃饭的事情,因为不好解释她的突然消失。而且,岳父说,昨天一早她就离开了,显然也跟我的记忆有差距。

    “先等一等。还没到那个程度。才离开一天,说不定明天她就会没事儿人一样蹦回来。这个让人操心的疯丫头。”文有恒劝阻道,语气则不那么坚决,“你先跟她的朋友圈联系一下,策略地问一问。晚上,我跟心洁妈妈商量商量。他们出去看时装秀,一会儿就回来。”

    看来除了等待没有什么好办法,我告辞出来,心里充满了不安。一个小时后我又返回到文家,带着一盒桂花糕,是在风情街边上一家风味食品店里买的。当我准备再次按响文家的门铃时,一辆黑色捷豹随后跟来,在文家院门前悄然停下。我认出是文家的车,显然是林秀熙等人看完演出回来了。我强露笑脸,歪着头向车内摇手打招呼。因车窗玻璃上贴着很深的遮光膜看不清车内的人,只能看到驾车的是文家的二女婿魏侃如。他扫了我一眼,知道我的谦恭不是冲他,所以没有丝毫反应,径自按下遥控开关。

    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捷豹悄无声息开了进去。我加快步伐随后进来,生怕大门再度关上,我还得再次叫门。

    岳母林秀熙走下车来。她身穿合体的宝石蓝色连衣裙,手边挎着一个同一色系的软皮手包。虽然年过五十,但是保养得很好,高挑的身材,一点也没有发胖,一头黑发又浓又密,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出头。扫了一眼自家的院子和洋楼,像个将军巡视领地一样,目光最后落在我的身上。

    “站在门口干什么?天这么晚了,你站在家门口那嘚瑟样子,不怕邻居看了误会吗?”她恼怒地说,脸上充满了不屑。

    魏侃如也下了车,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咧了一下嘴。

    我低下头。虽然这样的奚落并不鲜见,脸上仍然一阵发热。林秀熙转身向门厅走去。我跟在后边,口中喃喃地解释说我已经来过了,听说宁宁要吃桂花糕,特意买了送过来。

    “什么桂花糕?别又是从山疙瘩拿来的那些糖精面糊炸出来的垃圾吧!”林秀熙冷冷地说,扫了一眼我手里的东西,“你留着自己吃吧。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拿给我宝贝孙子吃!”

    文小洁从车的另一边跳过来。她留着一头乱发,披着一件肥大过臀的麻布套头衫,下配紧身七分裤,光脚穿着一双白色皮拖鞋。她从我手里抓过桂花糕,冲我挤了挤眼睛,越过我身边,第一个冲进屋去。

    “幸亏你还记得自己有个儿子!多长时间没有露面儿了,文家的门槛没有那么高吧!”林秀熙甩下这句话,随后走进屋去。

    我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往里走。

    “借光。”妹夫魏侃如在身后客气地说。他看起来很年轻,长得也挺精神,一头长发梳在脑后,用一个黑色窄条鱼骨发夹夹住,一副神气活现的艺术家范儿。

    魏侃如从文家的名包公司开业时便在公司工作。林秀熙对他十分赏识,有心招赘为女婿。魏侃如本来看上的是文心洁,但是文心洁对他不感冒,才转而娶了文小洁。魏侃如对林秀熙唯命是从,对我则极尽排挤、贬低之能事,以证明当初文心洁选择错误。我也总是不争气,每每让他如愿以偿。

    我没有给他让路,仍在气恼他刚才的笑样,抢在他前边走进屋子。

    “宁宁,看小姨拿的是什么?桂花糕,要不要吃?来,过来亲一下,小姨拿给你。”文小洁走进客厅,举着桂花糕对着宁宁说。

    “什么破烂东西,太甜别给孩子吃。他要是饿了,把我买的马卡龙拿给他。”岳母说。

    “桂花糕?我要吃。谢小姨。”宁宁抢过一块桂花糕,举到嘴边。

    “你爹给你买的。谢他。他可是你的亲爹!”小洁说着,恶作剧似的瞥了我一眼。

    宁宁停住了手,脸上出现了疑惑的表情。“谢谢爸爸。”他小声说,眼睛里的阴云消退了一些。

    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林秀熙瞪着宁宁“哼”了一声,上楼换衣服去了。文有恒随后跟上去。待他们重新下来时,便把我叫到跟前,问起文心洁离开的事儿。听着我的叙述,看过那则短信,林秀熙一脸的不以为然,好像我在编一篇很烂的故事,骗取他们的关注。一旁的文小洁和魏侃如夫妇也是满脸轻松,根本没有当回事。不过,林秀熙最后还是让文小洁设法联系她的姐姐,再向文心洁平时的好友打听,看看到底是跟谁出去的。林秀熙明确指示先不报警,也不准在亲戚和朋友面前大惊小怪。

    见文小洁安分守己地点了点头,林秀熙又转向我,“唐梦周,我想让你明白,我们不愿掺和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所以根本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打算。”她认真地说,脸上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极端轻蔑的表情,“尽管,有一个道理是不言自明的,那就是让文心洁嫁给你是个错误;尽管我一直为此后悔,后悔她错失了许多配得上她配得上这个家庭的美好姻缘,但是我并不赞成草率离婚。你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虽然你算不上一个负责任的爸爸,但是聊胜于无。现在,我要求你什么都别做,一切等她回来问清原因再说。”

    林秀熙说完便走到沙发坐下,举起电视遥控器。我随即站起来,准备离开。她的这一番霸道的宣示并没有让我感觉意外,因为我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觉得,对文心洁不辞而别这件事,文家的反应有些奇怪,如果他们真的不了解内情的话,那么,他们显然也没有意识到此事的非同寻常。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