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五章 看叶家老祖升天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锦溪有一剑,梦里斩三生,一朝初觉醒,竟然为求死?

    求谁死?

    望江楼上,秦楼直接给气笑了。

    长身而起,走到玉栏杆旁,秦楼看着一叶立江面的梦痕剑仙叶秋痕,凤眸微眯,寒光一闪,冷笑道:“求谁死?”

    正当中年春秋鼎盛,一袭白衣却不见风流尽显沧桑的叶秋痕抬头看着秦楼,神色温和,淡淡道:“求叶家满门死,求叶秋痕死。”

    声音平和,毫无波澜起伏。

    秦楼却是一愣,简直目瞪口呆,看着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叶家剑仙,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莫非一梦十四年,将一个武评第七九品天途的剑仙给梦傻了不成?或者说,还没睡醒?

    秦楼眨了眨眼,突然乐了,好气又好笑看着叶秋痕道:“给个理由先?”

    昔年一剑断江而今一叶踏江原本该是锦溪叶家嫡长孙的叶秋痕一笑,看了眼秦楼,却转头看向西边夜空,不知何故,神色竟突然多了不尽柔和,眼中尽柔情,缓缓道:“只求紫虎红袍能善待一对母女。”

    望江楼西,肉~欲横流,也有一座楼,却是青楼,君来美。

    君来美上,有一位能招蜂引蝶的花蕊娘,据说才貌动人,尤擅诗词唱和,曾倾倒才子无数,就连钟离穿梦也都点评“嫣然动情,不输欧阳”。只令人奇怪的,一个昔日花魁,按理早该有赎身的本钱,如今徐娘半老,竟仍未隐退,还在接客。可不是听曲清谈,是真上床。而且一天至少有一个地痞恶丐趴肚皮上,也不知哪里来的银子。

    秦楼眉头微皱,随叶秋痕视线望去,夜幕深邃,月光如水,没有从天而降一位仙女,却见叶秋痕转头,看向秦楼,神色依旧温和,淡淡道:“她叫花蕊娘。”

    正当秦楼莫名其妙的间隙,又听叶秋痕道:“叶家有一位老祖,儒道成圣,天途求索三十年。”

    “我不读诗书,只悟剑,二十六得窥剑道,踏入天途。”

    “我不妥协,不忤逆,画地为牢十四年。”

    “我还是错了。错到离谱。”

    叶秋痕,这传言梦里斩三生的梦痕剑仙,神色温和看着秦楼,淡淡道:“只要紫虎红袍答应,叶秋痕当为魔尊杀叶天心,灭叶家满门。”

    秦楼一阵头大,不可思议瞪着叶秋痕问道:“你能杀的了叶天心?”

    叶秋痕一笑,点了点头道:“可以。同归于尽。”

    “老祖要问天心,为生民分三六九等,我以为天地无心,生民无高低贵贱。”

    “我不惧一死,唯一担心一对母女。”

    “我画地为牢十四年,专为等紫虎红袍。”

    “这世间,唯紫虎红袍,可值一托。”

    秦楼眨了眨眼,彻底糊涂了,看着这才到中年就有白发两鬓生思维比自己还羚羊挂角的白衣剑仙,好气又好笑道:“你确定你不是还没睡醒?”

    叶秋痕一笑,摇了摇头。

    秦楼嘿嘿一笑,点了点头道:“可以。只要你杀了叶天心,我就帮你灭叶家满门。至于那对母女,其它不好妄言,天下无人再敢闲话。如何?”

    叶秋痕一笑,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梅园天堂杀叶天心。”

    一叶渡江,洒然转身去。

    秦楼懵了。

    叶家梦痕剑,去杀叶家老祖叶天心,灭叶家满门?

    这他~娘的世道,都疯了不成?

    秦楼转头,愣愣看着曹奉先,眨了眨眼道:“刚才不是做梦?”

    曹奉先哑然失笑,灌下一口烈酒古河洲,摇了摇头道:“不是。”

    秦楼眉头微皱,却见曹奉先若有所思道:“世家门阀最重门户之见,听说叶家的长房嫡长孙叶秋痕恋上一位风尘女子,生下一女,执意娶作妻室,妾都不行。被叶家老祖一怒之下囚禁梦溪,才有了梦里斩三生一说。不想竟是真的。那风尘女子竟是花蕊娘。呵呵……怪不得,原来竟是叶家为让叶秋痕死心,才叫花蕊娘不得赎身。昔日花魁而今夜夜竟为那些地痞恶丐肆意凌辱,啧啧,想想老子都头皮发麻啊。够狠,够毒。你怎么说?”

    秦楼面无表情,冷冷瞪了眼曹奉先:“还说个屁!要是叶家没死绝,你就等着楚乐坊去威侯府吧。草他~娘的,叶秋痕还算个男人?”

    曹奉先目瞪口呆,啼笑皆非瞪着秦楼,没好气道:“你小子,不地道啊。”

    秦楼嘿嘿一笑,懒得理睬,望了眼叶秋痕消失的方向,脚尖一点,惊鸿一跃出了楼,凌波微步,踏江而去。

    曹奉先彻底无语,怒吼道:“你去做甚?”

    秦楼头也不回,大笑道:“去梅园天堂,看叶家老祖升天。”

    锦溪之南,有座浒山,浒山之上有梅园。梅林十三里,植梅八千,盆梅两千,天下梅花尽囊括。每当梅开时节,万千梅花,姹紫嫣红,似云霞出海,万里乾坤尽春风。

    此时此夜,梅林梅花未放,枝干光秃,清冷夜色下,就似万千鬼影,阴森森油然一种可畏可怖,衬着夜风萧索,婆娑不断,就更似阴风怒号,如若鬼林。

    有一位黑纱少女,也没有疯,却愣是在如此深夜,游曳林间,如鬼似魅。

    先前在招鹤亭,少女原本只是想出来透透气,不曾想,那一梦十四年传说梦里斩三生的父亲竟突然出现在亭中,这让从小受尽凄苦白眼却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流泪以致白天都不敢出门只有在晚上才敢偷偷摸摸出来透透气也偷偷看看星星月亮的少女当场石化。

    少女年方十六,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叶隐娘。

    但从她知事起,却从来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一面,更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她只知道,自己叫叶隐娘,有一个父亲,叫叶秋痕,他有一把梦痕剑,是一位剑仙。

    小时候,少女一度憧憬过,自己的父亲是不是就是那传说中天上的仙人啊?以致少女每天夜里都望着星星发呆,期待着哪天父亲会突然从天而降,也带自己到天上去。那时候,天真的少女,奢望不多,就只是想见自己的父亲一面,哪怕只是一面。

    曾经单纯的少女是后来才知道,剑仙只不过是一个称呼,自己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也从来就不是天上的仙人。

    可少女还是单纯的幻想着,还是喜欢每天晚上喜欢看着星星月亮发呆,期待着总有一天,自己父亲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至少让自己知道,这世上不只是嘲笑欺负自己的人,还有一个人会关心自己。

    十四年的幻想,几近绝望中,自己的父亲突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可当少女看着那陌生到做梦都梦不到的父亲的身影时候,少女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期待,不知何时,竟已淡然到似乎自己从来就没有过这么个父亲。或者说,自己期待的,只不过是一个偶尔在梦里模糊现身的父亲,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而已。

    那一刻的她,看着真实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父亲,梦痕剑仙叶秋痕,名叫叶隐娘的她没有恨,也没有惊喜,在听到那应该就是自己父亲的那一句“对不起”的时候,她也没有多少波澜,就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至于为何会是笑着点了点头,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了。

    然后,她就听那个叫叶秋痕的男人笑着说了一句,“我带你离开这里”。

    少女点了点头,却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是自己名义上的父亲。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