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二章 诡胜双杀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和新谷雀候带着八万燕云羿双飞带着两万琅琊肆虐月照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疯狗做派不同,由东南杀入月照稳扎稳打的南越英王赵无疆就显得手段温和多了,虽然血流成河人杀的照样不少,却很少杀完人后又放火,城也就屠了一座。

    所以,离了龙池,越往东南,映目山河就顺眼太多,至少没有遍地焦土,看着就面目可憎。

    毗邻金沙江,锦溪却不只是一条河,也是一座小城。如果翻一翻当地的风物志,还是一座人杰地灵流传着美丽传说的古城。至少当下,就从锦溪走出了一位梦斩三生的梦痕剑,一位鸿都学宫的小宗师。

    “你在想什么?”

    僻静小路上,紫虎背上的杨若雪抱着古琴,疑惑看着秦楼。

    什么都没想只不过是不想浪费时间用凌波微步走周天的秦楼眼睛一眨,转头看着紫虎背上的“累赘”,一本正经道:“想是不是将你丢了会不会走的快些。”

    紫虎背上的她眨了眨眼,可怜巴巴道:“不要好不好。”

    嘻嘻一笑,看着秦楼脸色微红问道:“要不,你也到小白背上来?看小白这么肥,驮我们两个人肯定也没问题的。然后我们就让小白快点跑好不好?”

    体型威猛却被说成肥的紫韵邪虎翻了个白眼,很是不满低吼了一声。

    秦楼哑然,好气又好笑看了眼异想天开的女子,摇了摇头,看着落日余晖下延伸到远处的锦溪古城,淡淡道:“不用,到了锦溪我们就坐船,顺江而下。书香锦溪,这就是齐襄王水葬萧妃的地方?”

    杨若雪也看着远处小城,不知何故,忽然叹了口气,有些出神点了点头道:“是啊。传说襄王对他的萧妃很好呢,为此还将锦溪特意改名萧墓。便是萧妃死后,襄王梦里还经常梦到她呢。天下女子,可不知有多羡慕萧妃。”

    秦楼却一声冷笑,大煞风景道:“狗屁!那《神女赋》又说的是谁?得亏萧妃病死的早。”

    心下刚生出一丝浪漫憧憬和感怀的杨若雪白了秦楼一眼,愤愤哼了一声,转过头,不想理睬这故意破坏气氛的家伙。

    秦楼一笑,凤眸微眯,看着颇有些祥和宁静的古城,神色古怪道:“不是说书香锦溪遍地风骨么?我怎么听说赵无疆大军一到,那些满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文人士子就屁颠屁颠献了城,还美其名曰不能让古城毁于战火。哈哈,那龙池算什么?我看是遍地软骨才对。听说锦溪有一座流金淌银的君来美?君来了就美。出了个能招蜂引蝶的花蕊娘,可是连鸿都那位小宗师都倾慕的紧,据说还专门写了一篇《花蕊赞》,嘿嘿,怎么说来着?”

    曾私下偷看过某些杂书怪谈的杨若雪脸色一红,原本赌气的她狠狠瞪了某人一眼,咬牙道:“登徒子。不知道!”

    秦楼摩挲着腰间骷髅玉扣,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就是那一句,此身合似偷香蝶,游戏花丛日几回。月移花影约重来。哈哈哈,好一个鸿都学宫,尽是淫~棍。你说,我要不要给君来美一个面子,也去里面喝杯花酒?不是说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她突然转头,怒瞪秦楼,似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敢!”

    秦楼眉头微皱,忽然给逗乐了,大笑道:“笑话!这世上还有人屠不敢?”

    她眨了眨眼,似乎觉得不错,突然嘻嘻一笑,朝秦楼做个鬼脸道:“难道人家就不能陪你喝么?”

    秦楼一愣,认真看了眼被瑶池水镜掩去真容却仍旧婉约动人的女子,一脸毫不掩饰的嫌弃道:“我怕我会吐。”

    她,一袭蓝羽凰纱只是气质就已风华绝代的女子,愣了一下,转而死死瞪着秦楼,愤怒似一只炸毛的小母猫,恨恨朝某人挥了挥象征我只是揍不过你的拳头,哼了一声,赌气转过头去。再也不要理睬这伤人心的家伙。

    秦楼大笑。

    锦溪城下的南越守军却算是开了眼界,以前耍猴卖艺走江湖的倒也见过不少,可带着一只斑斓猛虎到处跑的倒真是破天荒头一次见。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要不是看老虎没有随便咬人,那一袭大红锦袍和虎背上的女子衣着更是华贵非凡,指不定守门小吏就当哪里来的妖人当场就叫人给拿下。可这还是引起不小的骚动。

    先是进城出城的百姓感觉惊奇,退的远远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说什么应该给老虎拴个大铁链子,不然要是暴起伤人咋办,也有觉得不妥的说该弄一大铁笼子才对,那样才算真正稳妥,更有人反对说就不应该让老虎进城,这要是吓到孩子那还了得。偶尔几个地痞更是不知死活,说该杀了剥皮才对,换了银子去君来美潇洒才是正经。

    这却让早已通灵的紫韵邪虎大是恼火,虎目泛红光,低吼不绝,要不是杨若雪摸着虎头连连安抚,指不定就是一声虎啸,将这群不识货的瞎眼畜生给震死。

    守门的军士也都啧啧称奇,这就惊动了城门楼上正摸着滚圆挺翘风流快活让小娇娘用嘴喂酒喝的马小勇,听了手下汇报,起先只是觉得有趣,随即突然想到什么,猛然一个激灵,一把将怀中小娇娘推出去,也不理小娘那风情幽怨的眼神,套上头盔就出了城门楼。

    从城头往下一看,马小勇当时就瞳孔一缩,我的个乖乖,还真是传说中的紫虎红袍小人屠啊,这煞星是来做什么?杀人不成?一想到那个一把大火葬了六十万生灵让桑渊雒阳化作鬼城的传言,好不容易混到个队正的马小勇就一阵头皮发麻。

    不巧此时那人屠正好抬头,微眯着眼睛,看向自己,竟然对自己笑着点了点头。这一笑,可怜马小勇那个冷汗直流啊,简直心惊肉跳腿直打哆嗦。强自打气看着下面的大红锦袍,有些心虚问道:“可是紫虎红袍?”

    不知何时与映月一起出现在秦楼身后的含晖嘿嘿一笑,点了点头道:“好眼力!你没看错。”

    好你个娘哎,老子宁可眼瞎。马小勇讪讪一笑,扶着垛口尽量不让自己语声发颤,当下就朝下面收城门税的守门小吏喝骂道:“都瞎了狗眼不成?紫虎红袍的税你们也都敢收?放行放行,赶快放行。”

    对着秦楼勉强笑道:“殿下快些进城才是。小的琐事缠身,就不送了哈。”

    秦楼哑然失笑,含晖却是一乐,妙人呐。随手一甩,一袋少说三十两的银袋丢上去,大笑道:“把总,谢了啊,这些就请兄弟们喝酒。”

    马小勇一个哆嗦,吓一大跳,还以为那里出了岔子,人屠翻脸要大开杀戒,定睛一看不是暗器是银袋,顿时松了口气,转而一乐,傻呵呵笑道:“谢殿下赏!”

    秦楼一笑,摇了摇头,看了眼城门洞,眉头微皱,缓步进城。

    马小勇暗嘘口气,抹了一把额头,尽是冷汗,转头却是面色一变,对着左右恶狠狠骂道:“狗~娘~养的,都眼瞎了不成。还不去禀报将军,就说人屠来了锦溪,来者不善。要不是老子机灵,一进城就差点大开杀戒。”

    一巴掌拍到旁边一个运气更背的夯货头盔上,手又是一疼,呲牙咧嘴怒骂道:“一帮废物,还不扶老子回去压压惊。将银子捡起来。人屠啊,老子竟然都没死。活该操~翻小百合你个水灵娘儿们。”

    不及说完,一声虎啸惊天动地,脚下城门洞剧烈一颤,似大地震,马小勇面色陡然一变。

    杀气未泻,寒光先至,最寻常处方出手,一击远遁,毫不留情。

    将出城门洞,竟有杀手蓄谋已久,一刺紫虎背上杨若雪,一刺直取秦楼头。出手刁钻,狠辣至极。

    含晖瑕疵欲裂,千里一线追上去:“诡胜双杀,留下命来!”

    看着替自己挡了一刺才肩头血流如注的秦楼,不知为何,杨若雪眨了眨眼,突然笑了:“你真傻。”

    秦楼一声冷哼,蛮诀运转,肩头隐约青色蛮纹闪烁,止住血流,淡淡道:“狗屁!你才傻。老子不过试试蛮诀而已。”

    她,喜欢跟他赌气的杨若雪,嘻嘻一笑,突然眼中就流下泪来,看着秦楼问道:“疼不疼?你原本不该管我的。”

    秦楼哑然,好气又好笑道:“滚蛋!老子还没死,用不着你哭丧。”

    看了眼身边神色有些担忧的冷傲女子,秦楼笑着摇了摇道:“没事。放心,你家少主没那么容易死。来,笑一个先,少主就带你去吃锦溪一绝红烧鲤鱼哦。”

    她,因为要保护少主才没有与含晖一起去追的女子,这次却没有笑,眼神冰冷看了眼紫虎背上的杨若雪,朝秦楼翻了个白眼。

    秦楼大笑,捏了捏这心生杀意的傻丫头的脸蛋,做了个鬼脸道:“小月儿,你家少主可饿了啊。”

    她,从小跟着少主看少主成长至今的女子,无奈看了眼秦楼,暗叹口气,哼了一声,提着九尺霸枪莫问,默默在前引路。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