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一章 九星雷塔何时倒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羿双飞心里那个恨啊。

    一声虎啸就能让万马蹄软?以后大家都骑虎得了。莫非这就是紫虎红袍虎在前的根源?

    草他~娘的,都不讲究啊。

    看着大红锦袍手下翻飞的九尺霸枪,羿双飞就一阵阵眼晕。一扫就是一大片血肉横飞,活脱脱一条天蟒下凡啊。狗~娘~养的,这还让腰间两把圆月弯刀的自己活?

    羿双飞转头看了眼身边的刚健老者,双目发红道:“韩老?可有把握杀了秦楼?”

    被称韩老的老者眉头微皱,深深看了眼不知何时出现在战场一角的一袭黑袍,苦笑摇了摇头道:“不好说。如果老夫没有猜错,那黑袍想来便是人屠手下的三义之一。老夫也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遑论还有两义未见,更别提那只闻其名的气使。要杀秦楼,难。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搜罗到如此多的高手,不可思议啊。”

    羿双飞面目狰狞,死死瞪着铁骑从中大杀四方的秦楼,冷笑道:“不是说人屠母亲是昔年魔宫的宫主么?手下高手如云有什么稀奇?妈~的,这么多高手,老子都羡慕嫉妒恨呐。怎么就没落老子头上。”

    来历不凡的韩老却摇了摇头,神色古怪道:“不然。要知昔年那场紫禁乱流可是连那些隐逸古族都有出手,魔宫高手可是陨落不少,就算活着的,也都元气大伤。那小子母亲能留给他的家底,不多。就眼前这些人,除了那对羁阳环,看着就都不像魔宫出身,十有八九是当年秦啸天替紫阳国主秘密炼出来的斩龙,被留给了这小子。”

    羿双飞眉头一挑,惊讶道:“怎么可能?若真是斩龙,紫阳国主会交给一个外人?疯了不成?”

    韩老嘿嘿一笑,摇了摇头道:“这就是楚天骄的魄力啊。你不见紫阳王朝最骁勇的两支铁骑都在姓秦的一家人手中?不过,至于斩龙,应该还是握在楚天骄手里,至于这小子手下的八门枫影,就很耐人寻味了。不好说啊。”

    羿双飞眉头紧锁,神色凝重看着在万马丛中如入无人之境的秦楼,突然感觉有些牙疼道:“如此说来,狗~日的秦楼手下高手多到逆天?这要是再算上魔宫高手,妈~的,想想都恐怖。莫非魔宫真要崛起?哈哈,那可真就有乐子瞧了。唉,莫非此生真就难与人屠比肩?想想就让人倍受打击啊。人跟人还真是没法比。算了,老子认了。就这点家底,再让那家伙杀下去,就真的喝西北风了。狗~娘~养的常青雀,心思歹毒啊,这是要用一万燕云让老子倾家荡产?嘿嘿,老子也怂一回。”

    韩老哑然失笑,叹了口气道:“难得难得,你小子也有服气的时候。人屠哪有那么好杀的,一箭穿心都能起死回生,日后就少招惹吧。武道一途你就别想了,这小子就是个妖孽。扶摇九霄啊。如果没错,这小子如今也就二十年纪吧。不愧是铁崖子,好本事。”

    羿双飞摇了摇头,深深看了眼场中杀的兴起的小人屠,红袍过处,麦浪一边倒啊。羿双飞叹了口气,颇有些苦涩自嘲道:“武道不行,沙场未知,老子似乎也就在玩女人上能扳回那家伙一场了。草他~娘的,人家魔宫老子后宫,想想都憋屈。”

    突然,羿双飞对着秦楼大喝道:“北定天狼,老子不服!”

    意兴阑珊挥了挥手,羿双飞令手下鸣金收兵,有序后撤,倒是光棍洒脱的很。

    秦楼大笑,一招龙战于野,劲气漫卷,扫飞一大片,对着退去的羿双飞大笑道:“羿双飞,老子也送你一程!”

    提一口气,将九尺莫问插到地上,秦楼双手平摊,周身浩然正气越发磅礴,便似怒涛汹涌,简直波澜壮阔,随着秦楼双手一旋又一推,赫然便见满地刀枪尽浮起,森寒凛冽,但听秦楼一声长啸,漫天刀枪尽铮鸣,寒芒万丈,铺天盖地,流星雨般射向羿双飞。一时间,天地变色。

    好一招掀天幕!

    羿双飞吓一大跳,看着黑压压风驰电掣而来的刀枪雨,头皮都有些发麻。这要是让落下来,自己琅琊铁骑还能好过?

    就见韩姓老者呵呵一笑,双手旋推,云淡风轻,却见周身丝丝缕缕淡黄气劲勾连厚土,转眼尘土飞扬,竟是掀起一片连绵土幕,似一层地皮倒卷而起反扑向天,浑厚沉凝,古拙凛然,将满天刀枪尽拦截,分外随意似。

    九品天途?

    秦楼凤眸微眯,嘿嘿一笑,却是转头瞥了眼战场边缘的黑袍人,摇了摇头,大笑道:“韩千索,虚怀谷的九星雷塔何时倒?”

    确是来自十二玄门虚怀谷的韩千索一声苦笑,深深看了眼狂傲凛然跋扈滔天的秦楼,朗声道:“老夫当在虚怀谷中恭候魔尊大驾。”

    秦楼眼中寒光一闪,大笑道:“放心!一个都跑不掉。”

    韩千索又是一声苦笑,摇了摇头,眉宇间一抹隐忧一闪而逝,叹了口气,拨马离去。

    割下过百人头痛快淋漓的含晖一声长啸,跃到秦楼身畔问道:“少主,要不要追?”

    秦楼眉头微皱,看着死伤惨重撤退却依旧颇有法度的琅琊铁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算了。穷寇莫追。羿双飞不是草包啊。”

    含晖嘿嘿一笑,看了眼战场,遍地血流,一场厮杀少说留下琅琊铁骑六七千人马,够琅琊世子心疼郁闷个好些天。

    秦楼深吸口气,扫了眼战场,右手一挥,枫影卫徐徐散去,无一死亡,少数轻伤。

    抬头看了眼天,万里无云,艳阳温煦,却感觉不到多少暖意,风有些冷,秦楼叹了口气,淡淡道:“你们先走。”

    含晖神色一凝,暗叹口气,点了点头,也不废话,看了眼重新拿起莫问枪的映月,两人一起转身回到紫韵邪虎所在,同玄玉昂霞护着莫名其妙的杨若雪先行一步,渐渐消失在战场边缘。

    直到整个战场除了远处那一袭黑袍之外,再无活人,秦楼深吸口气,仰头望天,双臂伸展,缓缓闭目,神色隐隐有祥和之意,眉心那道玄异雷纹却是雷光闪烁,越发妖异璀璨。

    渐渐的,随着秦楼周身蓦然涌出无尽碧绿火焰,以秦楼为中心四面八方开始蔓延,无论人马,凡被碧火沾染,尽皆化作灰烬虚无,却有丝丝缕缕灰白之气缭绕升天,肉眼不察。

    当此时,秦楼身处碧绿火海,缓缓运转魂诀,眉心雷纹光芒也是璀璨至极,竟是缓缓开出第三只眼睛,天眼,逆轮回。

    天眼一开,天地风云骤然变色,朗朗晴空竟有雷声隐隐,而凡天眼雷光照耀之处,漫天灰白之气竟是诡异现出不尽狰狞面目,嘶吼怒号,恐惧悲哭。

    秦楼神色却是愈发祥和,轻声呢喃,犹如天籁:“万千罪孽,归我一人;世间恩怨,尽归我身。以我秦楼永堕幽冥,渡化尔等魂归离恨。”

    不知何故,原本狰狞丑恶的面目,竟渐渐平静下来,归于平和,而那漫天灰白之气,也是有灰气逐渐脱离,醍醐灌顶般没入秦楼眉心天眼之中,白气却是越发柔和圣洁,缓缓飘升,飞跃天眼雷光界限,也不知去了何处。

    良久,直到灰气剥离干净,白气尽皆飞升,秦楼眉心天眼方缓缓合闭,雷光隐匿,又化作玄异雷纹,分外妖异,周身碧绿火焰也尽归于体内。

    秦楼轻呼口气,缓缓睁开眼,看着蔚蓝苍穹,哈哈大笑,神清气爽道:“贼老天,奈我何?老子天生逆轮回。”

    没有晴空一个霹雳令某人灰飞烟灭,不知何时掠到身旁的黑袍义纵却是暗叹口气,摇了摇头道:“少主又是何必,这些人自有取死之道,管它作甚。”

    秦楼摇了摇头,看了眼方才还尸山血海转眼空空荡荡的战场,忽然眨了眨眼,嘿嘿一笑,答非所问笑道:“灵叔,你说要是哪天我也死了,有没有人会渡化我?”

    本名江云灵的黑袍义纵一愣,看了眼秦楼,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灵叔知道,却会有很多人愿意陪少主一起。不是有一句话说‘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么?少主何必想太多。”

    秦楼哈哈大笑,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师公不是说过,诗酒趁年华么,人生得意须尽欢呐。活就活他个惊天动地。玄门古族,世家豪阀,都该杀!灵叔,可愿陪我一起,掀翻这座江湖捅破这片天?”

    昔年《天惊赋》中有句流传的江云灵而今的黑袍义纵,看了眼秦楼,哈哈大笑道:“当然!”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