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五行灵器 > 第九章 恶少闹市再受辱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五行灵器最新章节!

    羿皇~五绝之一,与剑圣,药仙,神丐,枪狂齐名,特别那一手神奇的箭术,神出鬼没,无人能及,南荒之人将其供为神位,又尊其为皇,羿皇虽居于南荒之地,却时常出现于中原,故其名在中原也是响当当的,性格也是尽人皆知,平生最看不惯的有两件事,一为欺辱妇孺,其二便是以多欺少的勾当。

    当林峰看到那人装束时也是一愣,当他听到声音时顿时有点哭笑不得,眼前这位‘羿皇’原来是陈壮扮的,这小子平日里听多了羿皇的故事,对其拜膜不已,于是照着羿皇的画像为自己打造一身藤甲和那紫色的遁土穿云弓。

    而陈壮却是一片气势滔天,一边走一边拉起弓弦喊道“汝等狂徒,胆敢在本皇眼皮下干这等以多欺少之事,来来来,吃本皇三百飞羽”

    南飞云吓得两腿发软,他不像林峰与陈壮那么熟知,一下子难以分辨声音的真假,哪敢多犹豫片刻,‘扑通’一声两腿直直跪了下来,不住地磕着头求饶:“羿皇大人饶命啊,……”

    还是那随从看出来一些眉目,悄悄地对南飞云说“少爷,这羿皇好像是陈家那小子装扮的”

    听那随从这么一说,南飞云一回味,的确这声音还是挺像的,身高似乎也…猛然醒悟了过来,不由得羞怒不已,心里一团团无名火直冒:“好你个臭小子,竟敢戏耍本少爷”

    陈壮扯下黑色口罩笑嘻嘻地对林峰说“林峰,你这小子,这么好玩的事居然不叫上我”

    林峰上下打量了陈壮的打扮,撇撇嘴说“你真是走火入魔了”

    陈壮没理他,还在他面前转了一圈“你看我这身行头是不是像极了羿皇?”

    林峰翻了个白眼,问道“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

    陈壮指了指那些人“回去的路上,我就发觉这帮家伙鬼鬼祟祟地跟着,就知道他们肯定不怀好意,于是,我随后就穿上这副新‘装束’跟在你后面出来了,看到这两个家伙冲在最前面,为了奖励他们这种勇气,于是我就赏给了他们两箭,”

    林峰看着那两家伙捂着屁股上插着的箭,拔又不敢拔样子就觉得好笑。

    “你这家伙还是那么恶心,老往人家屁股上射”

    陈壮笑着说“上次南飞少爷屁股中箭了,那就让他们陪主人躺上几天,南飞少爷这心里一舒服起来,说不定就赏他们一两根骨头什么的”

    之前的那个随从悄悄地对南飞云说“少爷,看来上次那件事便是姓陈的那小子干的”

    ~~~听了这话,南飞云眯起眼睛,看着陈壮,眼中闪着戾气“臭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下我南飞云的厉害,新仇旧仇跟你一块上了”说着说着他挽起了衣袖。

    南飞雁膝下唯有一子,从小南飞云就被他娘给宠娇了,两年前的那件事,他原以为被带进书尉府轻则坐十年八年牢狱,重则恐怕小命都难保了,不曾想,没过几天他却被莫名其妙地又给放了出来,当时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了救他请了武林中人摆平了这件事,但他知道此事远没那么简单,因为二十年前那个江湖公约的,这些年从来没有外界势力敢把手伸进这个镇子,但书尉似乎十分顾忌那些人,在人前既然只字不敢再提此事。

    再后来他从他娘口中得知那件事的缘由,不由得狂喜,原来他们南飞一族并不是只有明面的那些斤两,身后的背景更是足以通天,从那时候起南飞云更是跋扈无度,又将四兽帮吞拢了起来供自己差遣,而这一阵子连着受凌辱,让他颜面尽失落,他哪肯罢休。

    林峰与陈壮叉手站在那,戏谑地看着他挽着衣袖。只见他挽好袖子后,接着连退了几步,指挥着那些仆从喊道:“你们通通都给我上,打断他们的手脚,有什么事本少给你们担着。”

    那些人听到他们主子的命令,又仗着自己棍棒在手,一个个没一丝犹豫地冲上去,正如陈壮所说,只要能得到主子开心,让他对自己有点赏识,那日后在府中的地位就不同了。

    “哈哈哈就你们这些病猫还敢对小爷动手”陈壮大笑着,他身手灵活,天生又一副好力气,在山中甚至敢于野猪斗上几个回合,完全不把面前这些家伙放在眼里,轻轻避开迎面打来的木棒,一拳击中那人面颊,那人痛的捂着脸,陈壮顺势夺过那人手中的木棒,与直冲过来的四个人打了起来。

    由于那几人都奔着陈壮而去,只有之前中箭的两人冲林峰而来,林峰立即变得丝毫没有压力,反而有意戏耍起他们来,动不动就在他俩插在屁股上的那支箭拔一拔,痛的两人哭爹喊娘,林峰却对这乐此不彼。

    一旁的陈壮越战越勇,一边打一边乱七八糟地大吼,林峰听着陈壮这吼声忍不住地对他翻了几个白眼,那几人却越打心越惊,渐渐地几人气力开始跟不上了,其中一随从见自己这边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眼珠子一转,对着另外一个使了使眼色,两人直接撇下了拿帮仆从,急忙催护着南飞云向城外逃去。

    这样一来,剩下的更加支持不住了,没多久,他们就先后中棒,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整个人缩成一团,同一时候,林峰抓住两人的那根箭用尽全力一拔,两只箭竟硬生生地被拔了出来,那两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后,居然晕了过去。

    陈壮走了过来,看到林峰手里的两只箭,“你小子真变态,居然把他们尾巴给拔了出来”

    林峰说;“比你好一些,不像你,半天也不知道鬼叫些什么”

    陈壮眼一瞪,挺着胸说“我乐意,你有意见?”

    林峰懒得理他“;可惜的是让那南飞云给跑了”

    陈壮丢下棍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跑就跑了,以后遇到再打”

    林峰说“这两个家伙晕过去了,怎么办?”

    陈壮看了他们一眼“他们活该,管他死活”

    “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他们也是帮凶,为非作歹,但话说回来也算是身不由己,这次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了,再者…”林峰压低了声音“若是弄出人命,书尉那要是追究起来,可就不好说了”

    陈壮想了想,点点头,然后走向另一边,那几个居然还躺在地上的呻吟。

    “喂!死没死,没死的赶紧给我起来”陈壮踢了踢他们。

    “哎哟!……”一个个挣扎地爬了起来,陈壮看他们这样气就冒了上来“少他妈的给我在这装死,带上这两人赶紧给我滚蛋。”

    几人有些面面相觑,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还不走?是不是没挨够?”陈壮抡起拳头。

    哪里还敢有半分顿慢,四个人分成两组,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扛起那昏过去的两人就跑,哪还有半分刚才那要死要活的样子。

    看着他们那速度,林峰和陈壮忍不住地笑了起来,笑后,林峰对陈壮说“搞了半天,肚子饿了,去我家吃饭吧”陈壮点点头,没去客气什么。

    两个随从带着南飞云一路没命地跑出镇外,直到两人实在跑不动了,这才停了下来,又看看背后见没人追来,这才舒了一口气,三人紧挨着坐在草地上,

    “少爷,刚才真是对不起了,让您跟着咱们跑了这么长的路”这时那个机灵点的随从赶紧先向南飞云道个歉。

    南飞云深深喘了几口气,直到平复了呼吸,他摆了摆手说“小李子,幸好你提前看出了形势,要不然等他们俩空出手来我就有麻烦了,这次算你们一功,回去之后本少会重赏你们。”

    两人一听,心中狂喜,那个叫小李子的随从又说“少爷,这保护您那都是小李子应该做的,只是那两小子这么能打,特别是那个姓陈的,他们俩从小就跟山中各种野兽打交道,凭他们得身手,就算咱们府上的那些仆役再来几个也未必讨得到多少好处啊”

    另一个在旁边不停地点头,说道;“这样一来就怕以后会有更多人与少爷作对了”

    南飞云冷哼了一声;双眼紧紧眯成了一条缝;“敢和本少作对?就算他们再能打那又怎样?这一次我要让他们听到我‘南飞云‘这三个字就会忍不住颤抖”

    两人对视了一眼,小李子问道:“少爷,您的意思是…?”

    南飞云眼里闪过一丝狠戾“你们俩马上给我去一趟西郊,告诉那豹帮的欧阳浩,我会悦来客栈等他。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