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当大官 > 第67章 大同城着火了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我在古代当大官最新章节!

    当天晚上,大同城内就燃起了大火,伴随着大火而起的,还有一股刺鼻的烟味。

    “大人,快醒醒,出事了。”因为知道章源的算计,所以顾谦三人也没敢深眠,而是裹了棉被背靠着背打盹儿。

    “怎么了?”顾谦揉了揉眼,不解道。

    “大同城内的守军冲出来了。”

    “什么?!”睡意顿时被吓跑了,顾谦一骨碌爬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顾泰急切道,“听说是城内的大火中被投了毒,现在城内乱做了一团,守军们不忿京军的手段,现在已经向着大营冲过来了!”

    卧槽,这可是要拼命的节奏啊!顾谦抹了把脸,一下子也没了主意,大同守军的战斗力绝对是在京军这群少爷兵之上的,这要是纵马冲过来,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被一刀砍死。

    “大人,咱们怎么办啊?”顾谦的帐篷还是靠近粮车的,这里距离前方很远,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被波及到,只是大同守军来势汹汹,万一被殃及了池鱼,那小命可就交代在这儿了。

    主仆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现在月黑风高,又地处荒野,就算有心逃命,又能逃到哪里去?离了这处大营,恐怕会死得更快一些。

    “咱们先到粮车下面去避一避吧。”顾谦想了想,一手抓着顾小九,一手抓着顾泰就往外走。前天大同守军刚刚烧了粮草,也不知道这一次对方会不会故技重施,几个人提着心,掀开帐帘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形,此时大营里已经乱了起来,军官们坐在马上大声呼喝着号令,一队队士兵从营帐里跑出来,汇聚到军官的马前,在军官的带领下,向着大同守军攻击的方向奔去。

    顾谦三人刚刚探出身子,就差点被奔跑的马蹄踹倒,现在大营里这么乱,可不是逃跑的好时机,“算了,咱们先别出去了。”顾谦无奈道。

    三个人又退了回来,顾泰不敢放松,将帐帘拉开一条缝,双眼紧盯着外面,生怕有什么突发情况来不及反应。等着一队队士兵跑过去,偏安一隅的帐篷前终于恢复了安静,三个人蹑手蹑脚的出了帐篷,慢慢地往粮车的方向走。

    “大人,守军们不会再烧一次粮草吧?”顾小九惴惴不安道。

    “我也不知道。”顾谦心里也怕,但是又不想说谎,只能硬着头皮拍了拍顾小九的肩膀,“咱们先过去看看。”

    走近一看,只见粮车围成了一个圈,外面有百十名士兵在看守,见三个人蹑手蹑脚地走过来,领头的总旗上前一步,呼喝道:“什么人?!”

    随着他的话音,守备粮车的士兵们抽出手中的长刀,冰冷的刀尖齐刷刷地对准了他们。

    “别别别,别动手,我是顾御史,不是敌人!”顾谦急忙举手示意,他们只是想趁机逃得一命,可不是来刺探军情的。

    有个小旗听出了他的声音,举起火把照了照,确定是顾谦,这才冲着总旗点了点头,总旗一挥手,士兵们的刀尖齐刷刷落了下来,他皱着眉,不满地质问顾谦道:“顾大人,现在正乱着,你们不在帐篷里呆着,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帐篷里就我们三个人,总觉得不□□全。”顾谦没好意思说他们是害怕,所以才找个人多的地方躲一躲。

    “你们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在外面更危险。”

    “刘总旗就通融一下吧,现在兵荒马乱的,难道还要我们原路返回不成?”顾泰上前一步,冲着刘总旗作了个揖。

    顾谦是文官,又是御史,刘总旗也不敢得罪他,只得皱着眉点了点头,只是他还来不及为顾谦安排躲避之处,就听到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刘总旗面色一变,厉声道:“敌人来犯!顾大人,你们快躲起来,其他人,准备应战!”

    步卒对上骑兵本就没有什么胜算,顾谦一听到疾驰的马蹄声,脸都绿了,看来他真的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早知道大同守军还会拿着粮草开刀,他们就应该躲在营帐里不出来。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几个人都没有和敌人近身搏斗的经验,匆忙之中,刚才认出顾谦的小旗一脚就将几个人踢到了粮车下方,低喝一声:“别出来。”就急匆匆地跑远了。

    守粮的士兵们将简易拒马桩挡在身前,他们一手拄着木桩,一手高高地举起长刀,满脸戒备地望着骑兵冲来的方向。

    “这次可全完了,”顾谦趴在车底下,沮丧着望着顾小九和顾泰,“都是我害了你们。”

    “大人,你别这样说,这都是命。”顾小九和顾泰伸长手臂,紧紧地握了握他的手。

    顾谦的眼眸有些湿润,心说这古代真不是好混的,搞不好这一次就真的被人给剁了,也不知道这次是死去地府呢,还是命好重回现代,只是可惜了顾小九和顾泰两个兄弟,如果这次侥幸能活命,他一定要对他们更好一点。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急促的马蹄声已经近在耳边,三人吓得直哆嗦,紧闭着眼睛贴在车底,生怕一个不留神被人砍了。

    长刀互砍的声音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不时还有士兵的闷哼声、哀嚎声传来,顾谦此时可就想起段文瑞来了,要是有勇猛的小段在,无论如何他也不至于窝囊到爬到车底躲命啊。

    “啊!好痛……”

    “小二!你醒醒!”

    “妈的,老子和你们拼了!”

    刀剑声,悲愤的怒吼声不时响起,眼看着围在粮车前的士卒越来越少,顾谦的心里也慌了,他一手攥紧了拳头,另一只手伸出去,胡乱地摸索着。

    “大人,你要干什么?”躲在一边的顾小九见他的手伸出了车外,心急地小声叫道。

    “不能坐以待毙。”顾谦的指尖碰到了一个刀柄,他心中一喜,急忙伸手往外够,顾小九被他不要命的动作吓到了,也拱着身子往他这边挪。

    “你们在干什么?”顾泰察觉到事情不妙,也紧张地问道。

    “不能再躲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吧。”在车底躲了这么久,顾谦实在没脸再躲下去,虽然保卫粮车是士兵们的职责,但是他也不能这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众人的保护,再眼睁睁地看着大家去送死。

    “大人,你别动!”顾泰刚喊了一声,就听外面的脚步声更乱了,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喊起来,“不好了!着火了!”原来有骑兵见靠近不了粮车,干脆引燃了手中的箭矢,拉开满弓疾射而出,在步卒的阻挡下,大部分箭矢被盾牌挡了回去,但是仍然有一部分箭矢射到了粮车上。

    顾谦运气不太好,身上正好是一辆着火的粮车,这下三个人再也不敢在车下躲着了,手忙脚乱地从车下爬了出来。

    “大人,往那边跑。”顾泰眼尖的寻到一处步卒较多的地方,拽着顾谦就走,顾谦一只袖子被他扯着,一只手却弯腰将地上的长刀给拾了起来。

    骑兵与步卒的对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战马嘶鸣,铁蹄高昂,在骑兵的操纵下不停地向步卒身上踩去,步卒们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或用长刀砍马腿,或用长□□马上的骑兵,又或者推着带刺的拒马往马上硬撞。

    顾谦三人还没来得及跑进步卒扎堆的圈子就听到耳边响起长刀劈砍而来的破空声,他心中暗叫不好,鬼使神差般一屁股蹲了下去,托他这诡异直觉的福,一记长刀擦着他的头顶横扫过去,顾谦吓得脸色发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还是顾小九反应快,见大人浑身发颤,他劈手夺过顾谦手里的长刀,眼睛一闭,大喝一声“找死!”用尽全力往前方砍了过去。

    合该他们运气好,顾小九这一劈正中战马的后腿,噗通一声,战马嘶鸣着倒了下去,马上的骑士始料不及,被失去了半条后腿的战马狠狠地甩了出去。看着骑兵骨碌碌滚出去老远,顾谦三人面面相觑,这……这就弄死了一个?

    “快跑啊!”死了这一个,后面还有呢!没时间观赏骑兵的惨状,顾泰拽起两个人就跑,只是这兵荒马乱的,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哪里是那些凶悍骑兵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哪里都是刀剑声,他们又能跑到哪里去?

    “不跑了,跟他们拼了!”打眼望去,都是打打杀杀的场面,顾谦心中的怯意渐渐散去,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浮上心头,拼一场也比窝窝囊囊的去死要好。心中的念头越来越坚定,他捡起一把长刀,肃着脸对顾小九和顾泰说道:“你们躲在我后面,我还就不信今晚过不了这个坎儿了!”

    “大人!”顾小九刚要拉住他,却被顾谦一把掼到了身后,那个单薄瘦削的身影此刻就像一座大山,牢牢地挡在了自己面前。

    “杀啊!”顾谦大喝一声,冲着一个失去了坐骑的骑兵就冲了上去,在清江时,虽然他也指挥过与倭寇的战斗,但是那时有段文瑞冲锋陷阵,他只需要提供计谋,在城头上远远观望就是了,哪里见过这等一刀劈下来,立即血溅人亡的残酷场面?

    血腥味钻入鼻孔,哀嚎声灌入耳朵,顾谦整个人都麻木了,他闭上眼,用尽全力把刀挥了起来,结果这次的好运气好像用光了,一刀挥下去,竟然什么都没砍到。

    坏了,劈空了!顾谦的心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顾小九和顾泰厉声喊道:“大人!”

    顾谦回过头,就像看慢镜头一样,眼睁睁的看着对手的□□往自己身上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可以躲的,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软成了面条,别说躲避了,就连动一下都不能够。

    “大人!”顾小九上前一步,奋不顾身就要往他身上扑,可是距离太远,他这一扑也只是堪堪够到了顾谦的衣角而已。

    完了,这次可真完了。

    顾谦闭上眼,发现自己这次是真的躲不过了。

    绝望之际,他甚至开始幻想枪尖刺入身体的感觉……

    咻——一声,一道箭羽凌空劈来,顾谦闭着眼,苦笑着想,原来不只前面有□□,现在后面还有飞箭呢!前后夹击而死,也算死得有个性了吧?

    他闭着眼等着,等待着枪尖和箭矢同时入体的剧痛传来,可是等啊等啊,除了几声飞掠而过的马蹄,好像……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人?”顾小九屁滚尿流的爬了过来。

    顾谦睁开一只眼,不解地看着前方额头中箭,姿势怪异的趴伏在地的敌人。

    敌人死了?而自己还活着?

    此时,回过神来的顾谦才发现,刚刚还骁勇善战的骑兵们已经呈现颓势,在一股新力量的攻击下,狼狈地往大同城方向逃去。

    “这是怎么了?”顾谦傻呆呆的问道。

    “大人,是援军到了!”顾泰顶着一张脏得看不清模样的脸,兴奋的说道:“是戚将军救了您!”

    “戚将军?”那是谁?

    “大人您看,那个人就是戚将军!”顾泰伸长手臂,指向一个身披铠甲一马当先追击大同守军的背影。

    夜晚的光线很模糊,顾谦根本就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子,不过在他身后,那面绣着威风凛凛的“戚”字的大旗,却赫然在目。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