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好风长吟 > 第18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好风长吟最新章节!

    第十八章

    当日电梯里那个似有若无的吻像初夏浮于鼻尖的虚汗,手一抹便没了痕迹,融在掌心却化成一道芒果慕斯的软糯香味,夹心的枫糖从舌尖漫过,遇酸时眼睛不禁眯一下,心里一拎,舔下嘴角再心满意足用铁勺舀上一大口。

    冰冷和温柔,不止是梦的味道,更像是做梦的畅快。

    答应陈蕴识高三要努力复习的何夕颜,果然没有让他失望,顿悟一般屁股整天长在椅子上,从前八节课醒不了十分钟,如今连下课也仍然埋头做题。

    每晚跟陈蕴识的聊天内容也从天南海北闲扯变为笔尖与草稿纸的圆舞曲,夕颜遇到难题时会问,没问题时便垂头专注做题,陈蕴识大多时候戴着耳机翻书,躺在床上听她的呼吸,做题时听她的哈欠。

    坐下是她,睡前是她,眼前是,心里也是。

    陈蕴识从前觉得比“春风十里不如你”更矫情的是“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如今却觉最矫情不过一句“情到深处人孤独”。

    从明明只喜欢独处,变成如今的只喜欢与你独处。

    元旦夕颜没有回家,她窝在宿舍看了整整三天的书,陈蕴识给她买的练习册也做得差不多了,就差把错题和难题整理好给他过目。

    对于何夕颜的转变,间歇性发奋学习,持续性混吃等死的孙瑜敏反应最为激烈,她企图跟上夕颜突然变速的步伐,却在康庄大道上撞了一头猪。看着在暖黄台灯下还在算题的夕颜背影,阿敏突然很想写首诗。

    她想歌颂爱情的伟大,想咒骂陈蕴识这招策反计谋太特喵恶毒了,基本跟挖她墙角没什么区别!于是孙瑜敏空有一颗搞创作泡汉子的心,却开口就唱:“啊……亲爱的战友,我再不能见到你‘波涛汹涌’的身影,和蔼的青春痘,啊……亲爱的战友,你也再不能听我扯淡,跟我耍流氓……”

    (抒情的《告别战友》被我改成这样,对不起……)

    夕颜:“……”

    “何夕颜!你抛弃昔日的战友不说,现在竟然连一个回眸都不肯给我!”阿敏睡在上铺,贴着面膜在床上躺尸,悲愤地念叨:“女人独有的天真,和温柔的天分,要留给真爱你的人,她不爱我,说话的时候不认真……”

    夕颜回头拿眼看她,转着手里的笔说:“阿敏,我可是有信仰的人。”

    “去延安?”阿敏嘟囔,“我想去延安呀我想去延安,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延安呀我想去延安,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我想去桂林》,这首歌大家就不要去搜索了,很魔性……)

    “不是诶。”

    “你的信仰竟然被动摇了!陈蕴识特喵的是被通缉的传/销头目吧!”阿敏惊讶得从床上坐起来,“说!你的信仰是什么?让我来为你转身!”

    夕颜笑了笑,低声说:“因为我不想让某人失望啊。”

    她转回身继续跟物理学里的光和热斗争,阿敏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夕颜说的是谁,于是没再打闹,把用过的面膜撕下来丢在床边,怕自己爬上爬下打扰算题。

    但一想到自己变成了失婚少女全拜那个无情无义的何夕颜所赐,她又啪嗒几声拍响大腿:“wuli小夕!我一定要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一点爱情的箴言,你可不能对陈蕴识太过死心塌地,一辈子只睡一个男人这得多亏啊。”

    “你想想杨洋的脸,想想吴彦祖的胸肌,想想周渝民的气质……”

    夕颜默念:“地球同步卫星只能运行于赤道上空,运行周期和地球自转周期相同,卫星轨道半径变小时,势能变小,动能变大,速度变大,周期变小。”

    阿敏:“what?这是什么咒语?”

    夕颜默不作声了,心里却暗生一股暖意,她和陈蕴识自幼相识,无惊无险长到如今一张青春的面庞,就像地球和同步旋转的卫星,在浩渺的银河中彼此陪伴,炽热得发着光,或许这颗小星球毫不起眼终会消失。

    但夕颜愿做那颗卫星,永远与那颗叫“陈蕴识”的地球比邻,直到自己寿终正寝被销毁的那天,才会停下脚步。

    “小夕,我觉得陈镇川不错。”阿敏难得认真,“真的,我觉得陈镇川跟你性格相似,陈蕴识什么都好,就是太闷了,他不懂哄你开心。”

    夕颜:“那我就哄他呀~”

    “这就是问题啊!亲爱的你老是哄着他,围着他转,这样怎么能行呢?你得让男生主动啊!你看你喜欢的是陈浩南对不对?我有次下课随口一说,陈镇川就给记下了,上次不还特意给你显摆纹身来了么?那可是陈浩南同款!”

    “但你觉得陈蕴识能做这样的事么?陈镇川确实幼稚,但他喜欢一个人的眼神藏不住,可陈蕴识就不可能为了你改变他的原则,你能想象陈蕴识纹身?”

    说到这个夕颜就嫌弃:“甭管陈蕴识能不能,就陈镇川那个纹身……拜托他是贴的好嘛,贴的仿真防水纹身贴也就算了,特喵他还是贴的贴画,一整个手臂贴满简直滑稽啊,这不是小学生么……”

    阿敏脑补了一下,辣得眼泪直流,无语道:“贴画啊……我靠……”

    这没出息的陈镇川!要不是看在他那一百块钱饭卡的份上,才不会替他说好话呢!阿敏愤愤地在床上蹬了几下腿。

    .

    似是昨晚心里话和少女夜聊全被陈蕴识听了去,早晨电话里刚有些了动静,陈蕴识便轻声问:“小夕,醒了?”

    “嗯?”夕颜手忙脚乱在枕头底下掏出手机,通话十几个小时,虽然无线网不要钱,但、但他昨晚到底听了多少东西啊!

    夕颜懊恼:“我昨晚忘挂电话就睡着了,对不起啊。”

    “傻丫头,说什么对不起,你又不是故意的。”我才是故意的呢。

    “你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吧?”夕颜试探。

    不等陈蕴识说话,夕颜抢着说:“哎呀,不重要,我先挂电话去洗漱了哦!”

    “小夕,等一下。”

    夕颜急急将手贴回耳边:“嗯?怎么了?怎么了?”

    陈蕴识轻笑一下,柔声说:“小夕,早安。”

    .

    寒假之前,洛北四中照例组织全体师生参加全市一模。

    成绩在全体高三老师的熬夜批卷、统计下,于考试结束第三天公布于众。由于全市统考试题难度较小,加上四中老师参与出题有一定的个人导向性,于是四中整体平均分在这次考试中名列前茅。

    但拔尖的同学明显不多。

    全市前十分别被洛北一中、外国语附中和师大附中平分。陈蕴识与洛北一中的头名分列全市第三、第四,何朝颜以数学和理综几乎满分的成绩问鼎。

    虽然夕颜知道姐姐学习厉害,但全市第一的成绩公布时,着实让她吓了一跳。但看着自己手中的全市第99名,夕颜已经心满意足,甚至是有些超水平发挥了。

    小年夜当天高三才放暑假,到家晚上七点多。

    朝颜正忙着摆碗筷,夕颜掏出成绩单,半踩着拖鞋,嚎了句“我马上就回来”就往对门跑。门前多了个鞋架,烟花筒也立了一排,夕颜冲进去:“陈爸爸!过年好!”

    陈爸爸正在书房炸鸡翅耳边全是滋啦啦的油声,瘦小的蒋慧正帮着她不认识的女人倒可乐,夕颜怔了怔,连忙微微鞠躬说对不起。她不好轻车熟路乱跑,她只好弱弱扫了一眼,问:“蕴识哥不在吗?还是在房间里?”

    他明明发短信说自己中午就到家了呀,夕颜疑惑。

    “他出去了。”蒋慧对她笑一下。

    陈爸爸此时端着一盘鸡翅走出来,“小夕呀,你吃了没有?陈爸爸给你做了你爱吃的红烧排骨,我给你乘一些带回去吃。”

    “谢谢陈爸爸,蕴识哥呢?”

    陈爸爸眉眼黯淡了一下,“他下午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哪儿去了。”

    看着眼前宛若一家三口的画面,夕颜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难过,他一定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吧,不然怎么会不声不响到这会儿还不回来。

    “不打扰你们吃饭,我去找蕴识哥。”

    夕颜转身就走,没控制好力道,门哐当一声才关上。

    .

    夕颜家后面有一个废弃的作坊,原先那家只卖豆制品,如今机器代替人力生产时代到来,他们举家搬迁。一整个作坊也就破败了。

    奇妙的是作坊屋顶很空旷,由树心挖成的几级台阶,上头有一间平房,原本是那户人家用来晒豆干、豆豉的好地方,如今落叶堆满地,风卷残云。但夕颜说,这是她与陈蕴识的秘密基地,他们俩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都藏在这里。

    除了玩具、漫画书,当然还有两个人满满的童年回忆。

    他一定在天台!

    夕颜迅速爬上去探出脑袋,独坐天台遥望夜空的人,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少年。手机安静的躺在他身边,时不时闪一下光,应该是有未接电话或是短信的提示光吧,夕颜蹑手蹑脚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的脖子,下巴磕在他头顶。

    “不冷呀?”

    陈蕴识没转头,握住她的手笑了笑,“你手很凉。”

    “那你给我捂一下呗。”夕颜以为他会捏紧她的手指,却没想到他张嘴对着她的呵气,痒的,暖的,像是烟花蹿到她心里,闹个不停。

    两个人安安静静从天台俯瞰万家灯火,一丛,一丛,都在燃烧着光和热。烟火从遥远的地方升空,夕颜的成绩单被吹到空中飞舞,打着卷儿的黄叶,紧握在一起的手,这一刻陈蕴识的心突然安宁。

    他低声说:“你知道oeis吗?”

    夕颜“嗯”一声,下巴磕在他头顶晃了晃,“知道呀,怎么了?”

    “19,47,83,127,179,239,307,383,467。”

    夕颜愣一下,然后假装生气的从他手中抽出手,脑袋歪在他脖子上,两人对视,“你这人表个白还要这么复杂!万一我要是记不住呢?”

    陈蕴识笑一下,“你知道的。”

    “是oeis的第201314个数列?”

    “嗯。”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夕颜拿鼻子蹭蹭他的下巴,“说得跟绕口令一样。”

    “你有什么我不知道。”

    夕颜笑而不言,却忍不住问:“那我要是真不知道呢?”

    “那我就告诉你,我喜欢你。”

    烟花从天空中腾起,绕城一株曼陀罗,藤蔓交缠在二人心上。

    陈蕴识朝她伸出手,露出自己手腕上的大动脉,他在距离心脏和生命最近的地方刻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记——藤蔓缠绕的yugao。

    夕颜花。

    “小夕,我这个人话少,人无趣,拐弯抹角,原则又多。”

    “嗯?你才知道啊~”

    “但我只有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