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好风长吟 > 第13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好风长吟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

    “噔”一声扫码成功——

    陈蕴识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天,所露神色有些诡异,与夕颜同学预想的反应差别有些大,她急着探头过去看:“你看到什么了呀?”

    “嗯?”陈蕴识迅速收回手,手机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靠在背后,他拿高大的个头严实的挡在夕颜身前,嘲弄说:“你画的你不知道是什么?”

    “我……”

    夕颜语塞,她拿食指不分场合的戳了戳陈蕴识绷紧运动衫的胸肌,原本想说自己虎口脱险画得仓促,结果手感太有弹性,导致夕颜满脑子都是陈蕴识赤/裸半身在淋浴下的朝她搔首弄姿摸大腿的画面。

    “……”夕颜红着脸白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样!”

    陈蕴识只当她在说二维码的事,故弄玄虚把手机收好,怎么也不肯透露他看到了什么。只是小心地拉起夕颜的手往缺了口的指甲盖上呵气,十指连心,陈蕴识蹙眉心里一窒,嘴上却没饶人:“你怎么总这么不小心。”

    “没事啊,不疼,不疼。”夕颜冲他没心没肺的笑。

    “把衣服穿上。”陈蕴识脱下自己的大衣直接披在夕颜身上,替她拉直袖子伸出手,半蹲着从下而上替她扣好扣子,到胸口那颗才停下手,讪讪别过眼去:“就这样吧,别让其他人扫到二维码就行。”

    夕颜裹在大衣里一直冻僵的鼻子才有点反应,“啊咻!”她猝然打个喷嚏,鼻酸得连眼角都有些发红,以为自己漏听了什么,急着问:“你说什么来着?”

    陈蕴识傲娇道:“我没说话。”

    “嗯?”

    “走吧。”陈蕴识伸手摸摸她的鼻尖,“都冻红了”

    夕颜被他领着往外走,中途想抽回自己脏兮兮的手,却被他捏得紧紧的,陈蕴识见她动来动去故意冷着脸,说:“别乱动,我现在陪你去医务室。”

    夕颜朝他比个v字,说:“行,老司机这就给你带路!”

    老司机?

    陈蕴识眉心皱得更紧,但一想起刚刚二维码扫出来的那句话就忍不住多看夕颜两眼,他摸不清这只小傻子的用意,但心里着实欢愉。

    越想越耐人寻味。

    五分钟走到到医务室,门口挂着一块小黑板,有人蓝色粉笔写着“close”,底下一行小字写着:周二值班医生年纪偏大,饭后需要午休,请同学们务必三点以后、五点半以前来找我看病、拿药。

    另,除了病情严重危机美貌和身体健康外,小病一律不开假条。

    何夕颜:“……”

    早听说四中医务室校医大爷高冷傲娇,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等丧心病狂的地步!

    “蕴识哥!你快离远一点……”夕颜把陈蕴识推到医务室门边,迎上他一脸“你没吃药”的嫌弃,她指了指小黑板,说:“你这个人本来就傲娇的可以写进教科书了,赶紧离这种傲娇战斗力爆表的大爷远一点。”

    “万一传染给你!喔唷……”那简直就是傲娇大魔王!

    陈蕴识闻言抓起何夕颜的马尾就往医务室里走,他实在难以理解何夕颜小朋友动不动就脑补出一整部的《奇妙动物在哪里》。

    两点四十分,陈蕴识敲门得到应许后带着夕颜进去。

    跟何夕颜预想完全不同的是,原本脑补的傲娇大爷原来是个风度翩翩的中年医生,看起来与父母同辈,鼻上挂着一副江泽/民同款黑色眼镜,整个人靠窗逆光而眠,他趴在桌上小憩,黑色耳机线缠在白大褂上。

    “扰人清梦会损人品的!到时候年年都考59分怎么办?”

    陈蕴识一把揽住直往门口躲的夕颜,就像家长抓住害怕打针、闹别扭的小姑娘,他暗哑着声音说:“那你以后每天对我好一点,保证攒人品。”

    夕颜轻嗤,“我干脆打断你的腿再无微不至帮你养伤怎么样?”

    陈蕴识:“……”你敢?

    陈蕴识笑而不言,他是从小就喜欢看夕颜嘟嘴吓唬人,半点威严没有,反倒让人想把她拐回家捏捏小脸,挠挠下巴,每天给她喂饭、洗澡。

    喂饭?喂饭?喂饭?

    洗澡?脱/光?洗澡?脱/光?洗澡?脱/光?

    这是想盗取何夕颜的哮天犬大黄吧!

    陈蕴识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脸上一热,导致他忘了医务室里还有打盹的医生,不自觉扬起声音说:“不许乱跑!坐在这里等医生睡醒!”

    话音刚落,夕颜躲到他身后悄悄指了指医生:“他好像醒了……”

    医生不耐烦地打个哈欠,一脸“你们再这样我就打电话给中国第一狗仔卓老师举报”的表情,头也不抬地端正眼镜,数落道:“你们俩不要趁机在我这里打情骂俏,你以为我不是老师就没加入你们班主任成立的‘拆迁办一大队’?”

    所谓“拆迁办一大队”其实是个微信群的名字,据本届教师子女冒着生命危险偷偷发送的截图显示,这应该是四中高一班主任联系群。

    其含义不言而喻,预防早恋,杜绝早恋,拆拆拆!

    陈蕴识被“打情骂俏”一词弄得有些尴尬,他只好把身后的何夕颜拉出来,指了指她受伤的手:“医生,她指甲盖断了半截,您看怎么处理好?”

    “你是什么人?她同学?还是小男朋友?”

    陈蕴识偷瞟身侧理直气壮的某人,低声说了句:“家长?”

    “什么东西?”医生的反问让陈蕴识更加不好意思,但他实在不想自称是夕颜的哥哥,于是只好故作镇定地说:“我是她监护人。”

    夕颜不满地嘟囔:“拆迁办的人都是纸老虎!我是不会向恶势力屈服的!凶什么凶啊他,身上有刀了不起啊……”

    “嘘——乖一点。”陈蕴识捏捏她的手。

    医生面无表情的看了她手指一眼,说:“把破的半截剪掉,然后消个毒就行。”

    陈蕴识心里一紧,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疼痛,他看向一脸大无畏的夕颜,轻声问她:“怕不怕?怕的话我们就只消毒,等指甲长出来再剪。”

    “现在你要是不舍得,那她回去换衣服、洗澡划到剩下的半截指甲,估计能给你把雷峰塔哭倒。”医生冷着脸无情戳穿。

    况且冬天穿毛衣、羽绒服确实很容易刮到手……

    何夕颜觉得剪指甲这事应当是没什么难度的,换了专业的医生也不过是剪指甲,况且看他面目铁青,搞不好会弄疼自己!再说,要是他帮自己剪指甲会一直握着手的吧,可是她好像还没有握过除陈蕴识跟她爸以外的男人呢……

    何夕颜越想越犯怵,心一横,对医生说:“要不,让他自己来吧,您来指导。”

    医生:“……”你是在怀疑我的技术?

    “医生啊,就让他来呗。”夕颜撒娇说,“我想让他来。”

    医生好笑地问:“他剪你就不疼?”

    夕颜抬头看陈蕴识一眼,拉住他的小拇指,说:“不怕啊,小时候我妈扎头发可用力了,紧得我头皮都发麻,但他给我编麻花辫就不疼,而且我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打针,我倒不是怕疼,我就是特别怕看到针头,但是只要蕴识哥陪我去医院,还答应帮我写作业、买鸭脖,我就觉得一点都不怕了!还有……”

    医生:“……”尼玛!够了!

    陈蕴识怜爱地摸摸她的头,心想:养你这么大果然是没白养!乖!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