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好风长吟 > 第09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好风长吟最新章节!

    第九章

    高中生活何夕颜同学适应得还算不错,相比隔壁寝室同学嫌弃某一个女生不爱换内衣而孤立她的情况,夕颜所在的408号女生宿舍异常有爱。

    孙瑜敏原本就是咋咋呼呼脑子里不带去污粉的性子,时常翘掉晚自习偷跑回寝室看一些充斥着*“雅蠛蝶”的*动漫,看到关键情节还要捂脸故作羞涩地嚎着“人家都不懂呢,好羞耻呀”。

    四人间宿舍的另外两个同学均来自外地,身高一米五五,腰细却胸大的是二熊,外号由来特别粗暴直白,因为胸器明显很像棕熊毛茸茸、圆鼓鼓的两只耳朵,让人忍不住伸出“咸猪手”想摸一把。

    当然了,这话是何夕颜拿唇膏在人中点了个红点装日本鬼子说出来的。

    她贱兮兮地朝二熊伸出自己的魔爪,用新疆烧烤味的日式普通话对二熊挑眉、摸她光滑地下吧,说:“花姑娘!你累不累?我可以帮你托着胸……”

    二熊捂脸配合:“臭流氓!你昨天还这样对隔壁村如花说的!”

    “哈哈哈哈哈!”

    如此黄/暴的戏码每天晚上都要是408上演好几回,为此何夕颜一直强迫其他人尊称她为无国界、非官方、德艺双馨的“著名退堂鼓表演艺术家”。

    一般当何夕颜沉浸在自己代表全球华人获得奥斯卡最佳扯淡奖的美梦里时,寝室唯一性格正常的学习委员许多多总会冷萌地接一句:“那不是苍井空?”

    初中那会儿班上男生一听到“苍井空”或者“泷泽萝拉”就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洪荒之力,总是忍不住在座位上扭动下身表示支持,偶尔大胆的男生还会露出一副猥/琐又回味无穷的诡异笑容。

    女生们也不傻,虽然没有真正看过男孩子们私藏的奥斯卡最佳动作片,但她们大概知道男孩子们口中“德艺双馨”是怎样带颜色的意味。

    只有何夕颜不大分得清苍井空和苍井优。

    尤其是因为何朝颜极其喜欢日本文化,无论是日剧、日漫还是日本闪亮少女的手工艺品,她都如数家珍。以至于夕颜时常能听到日本名字,虽说大部分时候她都会自动脑补日本军刀和扑向黄花大闺女、下巴留一撮小胡子的日本汉奸,但也有因为名字好听而留下深刻印象的,好比,苍井优。

    所以当许多多说出“苍井空”时,夕颜同学本能接了一句:“作为替全球华人争光的著名退堂鼓表演艺术家——何夕颜,也就是我,必须要征服世界,冲出地球!所以我绝对给自己起个日本艺名,苍井夕。”

    许多多、阿敏、二熊:“……”

    待阿敏反应过来,何夕颜已经开始自己第二段白日梦之中,她指了指窗外的太阳,说:“当日我魏巍大国被东瀛人欺辱、压榨,如今我苍井夕要代表中国少年征战小日本,用我精心准备的作品给他们彻彻底底洗个’中华儿女全是宝’的脑!我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收视率一定会超过苍井空!”

    阿敏面露惊恐:“你、要、跟、苍、井、空、比、收、视?”

    传说中的爱情动作片???

    “是的!壮哉我大中华!”何夕颜握拳拍打胸口,半天才憋出一口气,“哎呦好痛,用力过猛差点给我自己锤成平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情的嘲笑拍打在夕颜的小脸上……

    除了登台表演这样的固定活动,408寝室每晚还有个“听墙角”的保留节目。刚开学不到一个月,许多多跟二熊就在阿敏的添油加醋之下,默认陈蕴识是何夕颜走狗屎运捡来的青梅竹马的学霸男朋友。

    每天早晨六点四十分,陈蕴识总会准时打来电话,不止是何夕颜,所有人都因此省去了睡前设定闹钟的麻烦。

    每晚熄灯前十一点二十分,陈蕴识的第二通必定准时到达,不同于早上那句慵懒、沙哑的“早安”,这会儿他会用清亮却有些低沉的嗓音同夕颜聊个十分钟,于是其他人也会呈聚众兑奖的姿态贴在夕颜周围。

    不止如此,除了脸皮薄,尚且还有些良心的许多多,阿敏和二熊几乎是隔几天就会架着水果刀逼迫夕颜冲陈蕴识“撒娇”,每次当陈蕴识问夕颜寝室还有没有零食时,除了夕颜,其他人都会对着电话智障一般拼命点头。

    夕颜脖子还架在真刀上,命悬一线!只好吭吭唧唧地说吃完了,不等陈蕴识打开淘宝,阿敏已经将巨长的零食清单送上!

    零食名字、口味、净重量一一罗列。

    “菜单”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麻烦别买错,不然娘家人会扣分的!

    九月的最后几天,运动会前一晚,陈蕴识照例打电话来。

    何夕颜在娘家人的怂恿之下委婉表达了自己想要12种新品零食,陈蕴识笑着一一下单,问够不够,问其他人还有没有想吃的,一贯走延安艰苦朴素道路的夕颜立马打住:“够了!够了!我们……我们其实胃口很小的。”

    一个人能吃两盆小龙虾的人胃口小?

    哦呵呵……

    陈蕴识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毛巾正搭在他肩上,水珠沿着发梢轻巧的滴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他走到窗边,抬头看碎月,耳畔有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他语气渐渐温柔起来,轻轻唤她的名:“小夕。”

    “嗯?”似是有心电感应一般,夕颜也从宿舍走出来,靠在走廊尽头的窗边,一抬头发现窗外只有路灯盏着它脚底的一亩三分地。

    “小夕。”

    “嗯?”

    “我想听你叫我一声。”

    夕颜清浅地笑一下,乖乖叫了声:“蕴识哥。”

    “嗯……”好像有点想你。

    夕颜又叫一遍:“蕴识哥。”

    陈蕴识没了言语,只是静静听着从电话中传来的呼吸声。

    “好听吗?”夕颜问。

    好听,比什么都好听,陈蕴识在心里对自己说。

    窗外一轮皎月,都说明月本无心,可有情人却能看得见呢。

    星星睡,蜜蜂醉,只剩小女孩清甜道一声“哥,晚安”。

    .

    运动会结束当天,二熊跟许多多因要乘火车回家而提前出发。

    何夕颜参加完800米长跑后天空便下起了雨,她淋了好一会儿才跑回宿舍,原本答应陈蕴识一放假就赶回家,连带着十一黄金周的假期他们可以待在一起好几天。当然了,陈蕴识没忘记提醒她把作业都带回家。

    orz……大好时光干嘛提作业啊……

    回宿舍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夕颜正要提前电话订长途汽车票时,发觉自己小腹一阵绞痛,其实跑步时她就已经有了点疼痛的感觉,只是被她当做近来缺乏运动的不适应,没想到这会儿越来越疼!

    夕颜放下塞得满满的书包,抱着肚子蹲在床边,一瞬间觉察自己身下有些异样,这才知道,大约是剧烈运动和阵雨的共同催化下,她的月例提前了!

    不止如此,还不幸痛经了!

    这可是她第一次感受传闻中堪比死缠烂打前女友的小婊砸!

    悲了个催的……

    没顾上给陈蕴识和家里打电话,夕颜抱着阿敏的抱枕卧床昏睡一下午。

    中途阿敏回来收拾衣服,见夕颜一反常态赶紧给她灌了个热水袋塞进被窝,她原想留下照顾夕颜,却被煞白着脸疼得蜷缩起身子的夕颜往外推了推。

    阿敏不放心却又不好让父母白跑一趟,替夕颜买好饭、把手机留下,叮嘱夕颜有任何事情一定要及时给她打电话后才舍得走。

    安安稳稳睡了一觉,等夕颜醒来已经是晚上十点二十。

    热水袋早已经没了之前的热度,夕颜的小腹也没之前那样像被一根筷子翻搅浓粥的疼,只是身上还钻着风一般的冷。

    她给自己倒了杯热水,随意看一眼手机,“靠!!!”

    陈蕴识跟从家里打来的未接电话竟然多达一百多条……

    糟了!糟了!大家一定以为她被人拐进山里挖煤了!

    她急着给陈蕴识回拨过去,那头却立即接通,他喘着粗气急促地问:“小夕?你现在感觉还好吗?孙瑜敏给我发完信息就没反应了,我不知道什么情况。”

    “啊?”夕颜往已发信息那边看一眼,原来是阿敏告诉他痛经的事情了,哎呀,好羞耻!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告诉他嘛!

    “哦哦,我现在没事了啊!”夕颜可惜地盯着自己的拖鞋,说:“可是……我今天肯定回不去了,明天一早吧,一早我就回家!你等我呀!”

    “小傻子,都什么时候了……”

    “嘿嘿,那我不是跟你约好了今天晚上要一起吃饭的嘛~”

    “现在也可以啊。”

    “嗯?”夕颜笑着问,“当然不行啦,你应该到家了吧?从家里到我学校得两个半小时呢!而且我们学校女生宿舍超过十点就不让出去。”

    陈蕴识站定,呼吸渐趋平稳:“你下楼吧,我在后门。”

    “真的吗?”夕颜欣喜得忍不住扬起声音,但又怕他只是在开玩笑,不安地说:“不可能吧,你从学校回家要三个小时,然后再花两个半小时到我学校?”

    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

    “快点来,穿多一点,有点冷。”

    陈蕴识沉着的嗓音让夕颜顿时心安,她没顾上换鞋就奔出宿舍,遥遥看见陈蕴识站在后门外时心里竟生出一阵酸楚。她不知道陈蕴识来了多久,等了多久,只知道他鼻尖被风吹得红红的,他手里还提着很多东西。

    在陈蕴识安慰的笑容里,夕颜走过去抓住隔在二人之间的铁柱,责备说:“你是傻子么?不会一直等在这里吧?”

    陈蕴识笑而不言,只是从袋子里掏出好几张暖贴,撕开后有些不知所措,只好递给夕颜后指了指她的小腹:“我看网上说,这个,贴了会好一些。”

    “这里有一些枸杞红糖,你拿回去喝一点。”

    “还有,晚上睡前记得倒点热水泡脚,可以驱驱寒气。”

    “你月……你那个期间有很多东西不能吃,我都发到孙瑜敏手机上了,你回去记得看,要是真想吃辣的,也一定要忍一忍,好不好?”

    “要是晚上疼得厉害你就给我打电话,我都在的。”

    ……

    夕颜不敢看他,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陈蕴识在拥挤的大巴车上被旅客推搡的场景,他一路护着手里给她带的东西,他一路担心自己的神色。

    她一一应下,握在铁柱上的手指被陈蕴识用大手握住。

    他的手很凉很凉,只有掌心还是温热的。

    陈蕴识问她:“怎么了?今天这么这么安静?”

    夕颜闻言,抬头朝他傻傻地笑,她深深看着他的眸子,说:“蕴识哥,我一点都不疼了,真的,根本就没你想的那么疼啊。”

    真的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