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好风长吟 > 第08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jbiam.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jbiam.com,最快更新好风长吟最新章节!

    第八章

    夏眠已过,又是一年秋色起。

    天蓝色时光机从芒果慕斯的夹心层一穿而过,带着唇舌甜腻的融化感,何夕颜同学带着她的老伙计孙瑜敏一同进了洛北第四中学。

    不同于三年前将将踏入中学的朝气奕奕,少女们不再以手牵手去洗手间或圣诞贺卡是否手写来判别关系亲疏,一进入新班级就凭借敏感的嗅觉找到了自己的小团体,她们有些来自同一所中学,她们有些喜欢同一个明星。

    甚至是一些让男孩子看不出来也看不明白的原因。

    家世不错的女孩子的头上扎着带朱红色樱桃发圈,她坐在教室中排靠窗的位置,好让阳光洒下来时印在她狭长浓密的睫毛上,让眸子姣好得呈现出琥珀色。

    心生羡慕走近后,怯怯问她能不能当好朋友的微胖女生,总会在日后变成拥护班花的忠实粉丝,只因歆羡的女孩从来不穿她整日套头的蓝白校服,甚至只因那个留着长发的漂亮女孩可以肆无忌惮买一些花花绿绿的文具。

    而这样的女孩子大部分都有个爱打扮自己,也爱打扮女儿的妈妈。

    以至于女儿可以偶尔在家偷带两瓶透明指甲油带去学校,在四周小女孩泛着光的眼神中,尽情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并在分享“好东西”的同时,再轻描淡写地问一句,我是不是比那个xxx要对你好多了?

    似乎,被人喜欢,才是证明自己存在的唯一途径。

    每个班,每个年级,每一届,总有一个这样的女孩。

    何夕颜所在的高一(7)班也不例外,那个女孩叫孟子璇。

    何夕颜坐在后排,没怎么跟她说过话,觉得她除了有些爱在上课拨弄头发外,几乎没怎么把眼光放过去,反倒是孙瑜敏时常数落她。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人家孟子璇肤白貌美,而阿敏最显著的特征是——

    黑。

    就算吃完榴莲不刷牙也显白的肤色黑。

    在何夕颜看起来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正当理由,充其量也就是阿敏嫉妒孟子璇,但阿敏掐着她的脖子说:“好姐妹应该是双眼自带美颜功能的,就算我长得跟凤姐一样,你也应该把我美化成王祖贤。”

    何夕颜一把揽过她的脖子,“嘿嘿”笑两声,然后弓起食指和中指,对着自己的双眼比划:“得嘞!说吧,是你去民政局改名叫王祖贤还是把我戳瞎?”想了想觉得挺逗,又把手指挪向阿敏眼前,威胁说:“小样儿!你竟然改姓!”

    阿敏白她一眼,“难道你爸妈没跟你说过你其实是捡来的吗?”

    “没有啊,难道你爸妈这么对你说?”

    阿敏一脸诧异,继而想起夕颜妈妈温柔的模样也就不觉奇怪了。

    反倒是夕颜更加惊诧,她安慰阿敏说:“你也别太介意,毕竟你爸妈养了你这么多年,虽说已经浪费了不少年粮食,但他们应该不会残忍到抛弃你的!”

    阿敏汗颜:“那我要是被赶出家门你会收留我吗?wuli夕夕!”

    “那你介意跟大黄一起住吗?”夕颜认真说,“我家大黄睡相特别好,而且不打呼噜不磨牙,抱着睡还特别暖和。”

    阿敏问:“大黄是谁?抱枕?还是你表妹?”

    夕颜那手指圈了个大黄的体型,然后脑补了一下大黄在冲进她怀里拿它柔软的绒毛蹭自己脖子的感觉,目露歆羡地说:“是我的哮天犬啊!”

    阿敏:“……”

    何夕颜!给老娘滚远一点!

    .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体育课,绿茵足球场。

    男孩子们在踢足球,只有隔壁班的陈镇川一个人占据半片篮球场练习灌篮,何夕颜故意绕开路走,假装不认识。因为何夕颜在新学期第一堂体育课就发现,高中的女同学是不大爱上体育课的,与初中明显不同。

    她们喜欢几个人围在一起,头埋头,肩挤肩,提到喜欢的男生时故意放淡语气,轻飘飘的,似是真的匀不出一点目光给他。

    何夕颜跟她们不同,她喜欢体育课,喜欢篮球。

    喜欢一切汗渍从唇边落下,随手一拂,手指触摸之处就开始微微发酸,风一过,就开始酥酥麻麻透着凉。等周身干净了,背脊上又沾着一层寒气。

    回家再赶个热水澡。

    可是,她不傻,她慢慢发现她除了阿敏,也还需要别的同学。至少她不能做那个被大家鼓励的女同学,她得合群。

    班上绝大部分同学不住校,只有从外地来的学生才不得已住在学校连空调都没有的学生宿舍,当然也有像孙瑜敏这样为了得到手机而选择住校的。

    不过她不算奇葩,更奇葩的是何夕颜。

    她选择住校的原因是多样的,除了因为没有陈蕴识这样的人体闹钟每天迟到外,还因为晚上可以跟孙瑜敏同住,顺便小小的用一下她的手机。

    开学第二周,陈蕴识来了四中一趟,修身牛仔裤,黑色衬衫慵懒的扎在裤子里,上身套了件藏青色棒球服,背包斜靠在篮球架下。

    有没有吸引路人女生的注意何夕颜不知道,但当她看到阿敏的手机短信时,她着实高兴得一头撞在了课桌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吓得夕颜从课桌上跳起来!正在解释集合的数学老师闻声疑惑地转过身,只见全班同学齐刷刷看向她。

    “何夕颜?什么事?”老师问。

    夕颜尴尬地揉揉自己的额头,磕巴地说:“我……我想上厕所。”

    老师绷着脸将三角尺放下,打趣地问:“所以你是需要我带你去吗?”

    “啊?”夕颜局促地摆摆手,“老师不客气,您也进不了女厕所啊!”

    “……”某单身男老师觉得自己被学生调戏了!羞耻!

    阿敏看着夕颜那张小怂包的脸乐不可支,悄悄把手机塞到她手里,皮笑肉不笑的说:“喔唷,wuli夕夕你也太激动了吧!怎么?想你蕴识哥哥了吧!”

    夕颜瞪她一眼,愤愤想起陈蕴识那条不要脸的短信。

    他、他竟然说……

    孙瑜敏,麻烦让小夕来篮球场,我像熊猫一样快被你们学校女生看烦了。

    这个不要脸的!

    谁看他了?!

    我们学校女生才不可能一直盯着他看呢!

    夕颜捏紧手里的手机迅速从后门溜出去,然后又拿手机给孙瑜敏发了条短信,说是如果老师问她为什么还没回教室,就说她痛经好了。

    然后手机“叮”一声响。

    哦,这是孙瑜敏手机。

    夕颜默默捂脸,对不起,wuli敏敏,我又浪费一毛钱话费。

    夕颜路上不断加快步伐,几乎是以小跑的速度赶到了篮球场,但她临近时还是调整了一下呼吸,假装生气地拍了拍陈蕴识的肩:“诶,这里不许停车。”

    陈蕴识回头笑得一脸灿然,反问道:“你看见我的车了?”

    “你有车?”夕颜声音放软了很多。

    陈蕴识清浅地笑一下,“你以后就知道了。”

    但夕颜的目光不自觉移到他手上的大袋零食上,“诶,你给我买吃的啦?”

    “……”还真是不客气啊!

    “不止啊,我发现你还变黑了!”

    “……”废话,一军训完我就赶来了能不黑?

    但是没人重提当日的别扭,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气氛,反倒是夕颜那张什么都没发生的神色让陈蕴识安定下来。

    她有一双乘满星河的眼,不会说谎,她不生气了,她想见他。

    陈蕴识看懂了。

    他思绪弥留之际,何夕颜朝他头上重力拍下去,大喊道:“你干嘛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我?!你都来找我和好了还要这么傲娇!死傲娇!死傲娇!”

    陈蕴识坐了近三个小时的大巴才到四中,昨晚又熬夜做完了省数学竞赛的试题,此刻胃里一阵翻腾,却被何夕颜一巴掌拍得神清气爽。他常舒一口气,低声自嘲:“小夕,我发现你真的是包治百病。”

    “什么?”

    “没什么。”陈蕴识摸摸她的脑袋,郑重地说:“小夕,对不起。”

    “诶?你还会道歉啊?”夕颜受宠若惊,笑得傻兮兮的,但是笑得甜,笑得暖,让陈蕴识觉得他之前一路的颠簸都是值得的,他解释说:“志愿的事,是我不对,因为我……我想跟我妈住一起,她一个人很不容易。”

    夕颜伸直胳膊虚揽了一下陈蕴识的脖子,给予他一个隔着零食的拥抱,她说:“我明白啊,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何朝颜跟我说,阿姨特别特别厉害,而且工作特别忙,是为人民服务的大律师呢~所以蕴识哥,你一定要当个能让她引以为傲的孩子,一定要的呀!”

    陈蕴识却丢下零食,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他的唇拂在夕颜耳畔,他宠溺、温润地对她低语:“不止如此,我还会当一个让小夕引以为傲的男人。”

    好不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乐彩网